冥想 ● 烟火最后也会退烧

February 11, 2009

Tags:烟火年兽意识形态冥想

年三十,过年,正月十四/五等这些都是大家要忙的日子.鞭炮齐鸣.孩子们还尚未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去追逐这一瞬即逝的东西;大人们也忙碌着过年后各自继续的事.记得小时候过元宵,往往是老一辈的长者给孙子孙女做各式各样的灯去参加灯盏.我的家乡在江浙地区是个极度靠海的小镇,相对比较偏僻和"封闭",所以在这么一个地方欣赏鞭炮与烟花烟火,吃这一方的水和土长大,也同样培育了我独自引领心潮的意境.

过年了,在外地工作或者时值回来探亲的人们坐在一起摆个饭局,架个麻将桌或者直接探望已故长者.而洗脚,围坐着调侃这些都是平常闲事,很难在这时候看到.家乡的元宵节很是热闹,有朋友说有人还特地跑来了这里看灯会.原以为过了初七人们都离开了,没想到在十四夜路上挤满了人.我们这过的是十四,而全国很多地方往往都是过的"十五". 街上走过一批批的表演者,应该都是民间协会组织,乡镇文化馆的出演.有俗语说在走过的"龙"下钻过就能壮壮自己的胆,而且最好是龙须.摸龙须的意思就好像去摸老虎的屁股.天上是打不完的蹬地炮.用车水马龙来形容真是有点过,因为这时如果有车,也已经赌得根本动弹不得.

我抬头看着在天空中散开的炮仗,找到了正前方的月亮.十四夜的月亮也是特别的圆.想起过年打炮仗的本意是过年的时候年兽横行,大家应该穿红衣服,打鞭炮去吓走它.所以要相继敲锣打鼓.这是习俗.就像在鬼节的时候到了晚上人们都很少上街.你信与不信完全在于意识形态的差异.

more

在这么一个国度去谈意识形态会有说不完的争论与口水:从脱离大陆本体的台湾到中国西部的喇*嘛那一块.就连写林夕的时候也是因为这个才引出来的回想,因为佛教理应不该去建立佛堂庙宇,真正的佛和基督一样都是没有实体的,而膜拜者也只是在心中做为偶像.说回烟花烟火,参阅文章:烟火明灭,抵抗一切娱乐传统.文章伊始就说明"我拒绝所有肤浅而充满血气的愤怒,我的愤懑与不安有自己的理由".

文内提到鲁迅,这个若是存在即很有可能反党的人在死后却被某个组织强加拿来做红色教材,所以我才有幸在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就被强制灌输了他的思想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被灌输了它们这个政党的思想.要知道,鲁迅先生的激进文章根本没有趣味可言,因为他对于这个社会的认识是看不到希望的.而其散文和随笔尚可以看出其隐射的写作手法.仅是这一点,组织上就拿来大肆渲染.往狠点说,大陆对于Gay都是不承认的现在对于师生恋就认同了?鲁先生恕我无遮拦.而这是谁的悲哀?还是皇帝的新衣的悲哀?

文内还提到刘文西,马克思的意识形态论等作为其观点的论据,通篇看来除去该醒目的标题很是在理.这个国家向来没有创新,捧着五千年文化的历史做为招牌菜.在大多数的权利上贱民们都未享有.甚至在网路上,同样遵循着中国人与X不得入内的默认规定(敏感网站,卫星电视和敏感词汇).

朋友拉我的衣袖问我为何对着月亮发呆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是我想多了.原本放烟火就是图个开心的事我却去追寻那本意;原本意识形态就是马克思提出来为统治阶级服务与思想的东西我却要去质疑是为什么.我无力地想多.掐指一算才知道已经过了"志与学"的年纪而奔向"而立之年".今年的烟花烟火退去的时候我依然为着"英特纳雄耐尔"的实现而继续奋斗.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