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

April 16, 2009

Tags:hiing冥想

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

看完中国不高兴,发现这是一本传销式的书籍只有绵绵之意,这是一部粗糙的《浪潮》却没有自我反省。我暗自低下了头,冥想着我身处的所谓的贵国: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

自国父孙文开国时,派遣官员下至全国各地考察。因地制宜,打下战略发展的基石。而后顾被另一政党所采纳(或是共享/盗窃)则是后话。简单一个以北仑港所发展起来的宁波,大展外经贸优势,继而发展三江口则是好事。如今的甬城在外国人的眼里却买不起这里的一栋房子。
这里具有五千年的文化没错,引用佐证亦无过错。但每次说起文化底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我们又会拿这几个老掉牙的象形文字出来说事。话虽无错,但要知道这里仅存的五千年文化气息还剩余多少!

more

上海,一座看似汇集了人文,经济的“大都市”在开国前夕受过的苦难,如今的世人历历在目。有被拍成影像作品的《上海滩》,有被记录野史的“杜月笙”,有被世人传唱的东方明珠。但是,被吹嘘出来的成分拿数据来比甚至不及香港的1/3。你拿什么去比,这座沿海的城市。

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无论结果怎样谁都不能去评论一个总统的好与坏。克林顿在职的经济辉煌要不是里根定下的方针也无非是个平庸者。中国若是没有定下十一五方针,经济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发展。文中醒目标语:  (11)历史会不幸证明,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P148-153使得这本书更加看起来像个巫师预言本。 我很好奇得看下去是否有在2012年12月21日的黄道日有所描述。

“ 美国的问题是不那么容易解决的,谁当政都不可能轻易解决,但奥巴马摇滚歌星式的执政方式是更不行的。”熟知中国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文人无故被抓就可以封锁丝毫的消息而不给一丝理由;某记者公民只是写写博客就可以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限制出入境;清明时节的雨到底是为哪位加人所落下。 我不知道,难道书的作者就知道了? 猪也笑了。

组建我们自己(中国)的精英来颠覆全球,而且人数不要太少,理由是壮举并不是一两个精英所能完成的。熟知中国人的欲望与私心不必任何一个民族要少。李自成的失败被总结即是荒淫过度。在对比下现在的台上领导,或者谦和些是有关部门:一上台就来把火,到期下台了还整个思想方针游魂教育之间。这些规矩都是谁定下的,谁又去延续着。在位的口碑的确好,但是88年那场镇压早已经被淡忘了,继年的至今没有昭雪。等到下个世纪,没有人会记得了,因为我现在就已经忘记了当时夜半失眠爬起来看北川报道而涕下的悲悯。(你要说你记得也可能是因为我在这提起了)。我们所拥有的精英只会不断地在自己的任期内添加功绩,以供后人膜拜,传唱。我们所拥有的精英时代不会再现贞观之治。而多几个这样的精英,无非是多几个李自成吧。就像开源的Linux,看起来code几乎完美或是不断在完善,于是就很少有人提出对他们的批评。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内部矛盾尚未解决妥当,何来一统之念。

引用: 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和丰富的人力资源,只要打破那种认为我们搞科技不行的心理障碍,我们应该不仅能够跟踪西方最先进的科技发展,而且还能做一些因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而西方做不了的事情。
日本一个岛国也只在2012年才计划访问火星人,但我们却已经做到了。我意淫着这就是所谓的靠大量的人力资源所做出来的事。而且该语句读起来颇具有传销指令风味。有一统天下之气概。

文中一点我是赞同的,好比我不赞同《0斜杠8宪斜杠章》中的一点。人力资源为导向的国家为着资本主义大户在打工。这废话就好像奴隶制社会的地主与杨白劳。谁叫我有钱了,谁又叫你没钱了。谁叫我曾经就从帝国主义升级过来,而你却只是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

我有钱了就可以不断地进行收购,就像Google---我还可以定下这行的种种规矩。华尔街的VC们一天到晚看似闲着没事它们却每天都判断着新兴事物的潜力与前景。Google,这家市值2300亿美元的第一大互联网路公司还不断地在开发着新产品供用户体验。我们并非为着他们在打工,而我们应该承认我们做不到它们的技术,我们也学不到他们的专一。中国的门户新浪网做不到Yahoo!这样大公司的专一,它从建立的时候就单纯地朝着垄断的方向裸奔着。

你可以说VC和巨头们没有输出和我们同等的劳动力,却得到比我们高出百倍的回报。若是有疑问,那么请问你自己的意识形态。

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三亿网民一亿博。

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你尚还具有那五千年的历史供自己意淫。

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虽然你从来没质疑过自己是否是优秀的种族,但我一直相信犹太人才是拥有真正智慧的群体。

中国,你凭什么不高兴,你已经步入社会主义,那么就好好地发展它。即使目前尚处在那看似没有尽头的初级阶段,记住,是初级阶段。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