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嘘(雨吁)

June 04, 2009

Tags:雨吁1989

睡不好是因为熬了太多的夜,夜半十分总有太多的精力去"抗拒"睡眠,只因为年轻气盛;

做噩梦是因为太久地生活在梦中,梦里有好也有坏.只因为平时不能问清心中的不明.

见过红楼一梦,去问Sigmund Freud;碰到鬼神上身,去问<周易>.想问的无非是些对和错.然而"梦中没有错与对".


一年前,我是如此愤慨,却不露于形色;一年后我依然在这里,"我不知道,我不能去说";

二十年前我一周岁,眯稀着双眼看不清,但至少还有童真;

二十年后的竖子,意气风发却想到荼蘼,但至少脸上还有未悯的稚气;

陆陆续续听<雨吁>三年,总能够给自己带来安静的心情,纵使一路黄粱梦,也有西风道上的瘦马.


有的人疯了(何勇),有的人死了(张楚),有的人成仙了(窦唯).疯子依然活在混沌之中,死了的还要去面对喧嚣的尘世,成仙了的却未得道,坚持在自己的梦中.

在这里很少有看到对音乐的突破,而在他身上一直在坚持自己的梦境,化身"士大夫"抚琴吹笛,窦唯今朝已然"不惑"之年.

我做不到洒脱,我的周围全是愤慨,我的梦里全是魔鬼.他们不认真地去追求对真相的意义,他们只知道传送图像和视频来表达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意义.我逃不开,期待有人拯救.无力时说些其它事,豁然听乐.一个人在暗淡的房间里手舞足蹈,心喜之余也有酒精和尼古丁来陶醉... ...

iTunes里没有歌,天安门西没有人,雨吁里没有字.我所理解的真相也并不是我想要的真相,因此只能继续追求.

管它弆殇落,纵然影音遮雾,我且旺书筲笙筝,我们暂且维以不永伤,即使潸浩饫泪,即使语嘘夭武.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