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perado is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April 16, 2010

Tags:EaglesBob_DylanDesperadoGuns_N'_Roses

  • * 我說,這一切總要過去的,無論她來不來自我心.這是藉口般的過渡期;
    • 說,我長大了,作為成人禮.Desperado一首, by Eagles. 是的,仿似在嘲笑般地對我說,你這位"亡命之徒".

無端端地去了網吧,坐下看著滾動的歌詞,一遍一遍,

該需要什麼樣的滋味,是怎樣的滋味.我說不出來.在天堂回來後的那晚和她打完電話後,喉嚨已經發不出聲音,到現在.

遲到的13帶著滿身的酒味,興沖沖地在身邊說好多話.而見到的第一句就問:今天的你怎麼了?他說起今天的自己,喉嚨咳嗽出了血絲.

中間夾著另一個朋友,將要離開,去遙遠的都市,而定居,而生活. 在接到他的前前後後我的心中都默唱著<皇后大道東>,也許真的需要偉大的同志搞搞新意思吧.

我們這幫Desperado.

more

Eagles的解散在現在看來,給他們兩個字,"滾吧".說不出各種滋味.有不計其數的版本:Eagles,吉田亞紀子(Kokia),藤田惠美(Emi Fujita),The Carpenters,王若琳,平井堅,WestLife...噢,對了,還有Johny Cash這個老男人.

而她是否在默默吟唱:

Don't you draw the Queen of Diamonds.(莫要攤出你手中的最好的牌---方塊皇后)

You better let somebody love you.
Desperado,在我聽到最後一句時,眼眶紅.

Desperado說,我們再去一次Base吧.拼湊了身上的金錢,出發.

右邊一群人,13說誰誰誰挺好;左邊一個人,安坐著.

她,坐在拼命被灌酒的男友身旁,長時間地沒有笑容,總是朝著窗外看看,然後在他耳旁低語幾句;
她,時而低下頭寫下一些東西;

.
而,我的她,你好麼?
直到他們唱起了'Knockin' on Heaven's Door' .很歡愉的氣氛.我問13這是誰唱的,13說是Guns N' Roses,大概樂隊也是以槍砲的氣氛來唱的吧.可誰又會記起Bob Dylan呢.當然,我心中未變的依然是深愛Slash.

噢,對了,Dylan來不了中國了;那麼,滾吧.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