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城市,曾離天堂那麼近

April 13, 2010

Tags:story

看完了<The Other Man>是在某個清晨,一夜未進睡,而影片,愈看愈覺得自己有心機,關於愛情,關於女人,關於性.不能自己.於是去找姐姐.一個長不大的弟弟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是那麼地淡定.惺忪的睡眼巴扎巴扎著,走路在街道上的我已是搖搖晃晃.

這個女子,已經逐漸步入成家的年齡.家用電器,男友,結婚,房價,定居...一切的物質生活全部羅列在她面前有點壓得她喘著粗氣.

關於理想,說到該時她提起非洲,疾病,貧窮,失學兒童.

這是座安靜的城市,站在她的旁邊,站在路中央,雖然會迷路找不到北,但周身的一切都可以沉澱下來,容她慢慢思考.

但我知道她也會迷茫,為了思考結婚到底是為了嫁一套房子還是為了嫁人而迷茫.

一起去了謝天笑開始巡演的第二站,那裡實行戒菸制,但我依然看到有人抽,於是,我也抽.

是國內的民謠,很慶幸能在這座城市找到這樣的棲息之所.於是,我也幻想著開一家,甚至想好了樂隊招募,想好了妥善經營,卻想不好場地租用.

想泛舟,在這依依江南之地,但我沒有什麼精神,只蜷縮著雙腿放在自己眼前,蹲坐著,呢喃自語.

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怎樣,誰也沒有認真去思考人是什麼,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當然,有時會迷茫.

7天過去.
more

又去往這座離天堂如此近乎的城市.

勁吧,短袖,篩子,VSOP,大中華,女人.

這是座煩躁的城市,一走到就可以脫下厚重的衣服了,因為這裡的熱氣足以讓人窒息.

嬉戲打鬧,大聲說話.

想起何勇,"他們正在看著你,掏出什麼牌子的烟."本是很純潔的東西到了南方就可以直呼這些,那些,為,勢利眼.云云.

是的,只要給這些人與那些人一些刺激,一些煽動,甚至是一點點的誘惑,就足以讓他們陶醉其中.

莫名地很想趕回去,至少自己所在的那座城池還有自己可尋覓的地方置身.

於是,就到了.

打了一個電話給她,想告訴她我想她了.TJ.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