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13約會才是浮華年代的正經事

April 13, 2010

Tags:13

和13約會是件快樂的事情,但這逐漸基於我對約會本身的嚮往程度.比如我精神很好,也有興致出來一走,那麼約會會變得相當愉快;而當我不想說什麼時,拖拉著他卻不知道去哪裡,這是個尷尬的局面.

我建議著我們去電玩,他說被晃動且不斷變換顏色的屏幕所不能.

那麼,我帶他到了Libra.依然沒什麼人,13點了速溶咖啡,我依然是老口味.安靜地坐下翻看雜誌書刊.

和老闆搭訕了幾句,

說起上一次來也有將近一個月了;

說起今年2月購進的桃樹已經凋謝;

對著自己的筆記本自語著:巴西以桑巴舞著名,那麼肯尼亞呢...
13愛上桌上的復古檯燈,老闆說起時一臉自豪地回憶買這個檯燈花了他多少多少米...

想對著13多說一些話,而不是純粹地坐著看報刊.是什麼時候,他說起了明朝,我們就將整個中國近代史都回憶了一遍.

他文科出身,當年背下的一句一字現在如數家珍,而我認得幾個人名已經很不錯了.

講到炎黃帝,講到賻儀,講到老毛與共產黨;倆人對著噴烟,盛滿咖啡渣和煙蒂的盒子木質,第一次使用那麼大號的.

和13輸出的觀念如出一轍,當然,面對歷史,總是發人深省,本不應該去評論的我們理性感嘆多於感性批判.

終於,我問起文藝復興... ...云云

more

ZhongHill說過的"懂得多的男人,為美",隨後我就將她丟失了.

愧對自己疏漏的歷史,眼前的這個小男人雖有一點點浮躁,但想必是這個年紀應有的特質.想想自己,一直來沉迷與宗教學,卻不想這僅是皮毛而已.(當然,我依然有刻意得去接觸物理學,一個豆瓣物理小組,一個松鼠會,足矣)

而下一回,是世界近代史麼?

我兩起身離開時依然給老闆蓋了兩個章,自此,一張card上已有了9個章.我將珍藏.


步行在路上,13依然喘著粗氣,說起近日的早晨一覺醒來後都有想死的衝動.彼此都是.13是怎麼了,away是怎麼了?

又來到Base,當然,喝完咖啡後進酒,這本是件對自己胃挑戰的事.

靠窗正坐,13每每都是往那個方向盯去,而每每那裡總會有個漂亮女子危坐在那.

響起的音樂是<假行僧>,懷念起那天堂里的"旅行者".

而後回家的路上,一個朋友打電話來問好,很久很久沒聯系了,手機破摔後也是我沒有去取得對方號碼.沒辦法.這事已然如此.


對於我,13清楚得知道很多,但我初衷並不是想他知曉那麼多的.是我,一直來掩飾地不夠.

13開始對事物進行挑剔,進行要求,說起時又回想起咱的小時候,又怎麼會成了現在這副樣子呢.

我得跟上,不然,有人在那言語."瞧,這長不大的孩子."

回家後上Q和13的女朋友嘮叨了幾句,數落著我和13約會剛回來...可愛的女友,竟然扮演起90後的模樣,叫人摸不清頭腦.

而我的她,你好麼? 這些,那些,讓我揪心不已.

旁人會說我的感情是"悶騷",而他們又怎麼會懂呢(只會操著90後的口吻去浮誇地描述事物),13不會這麼說,因為可能,他懂.

而我的她,你懂麼.

13,是一個朋友的名字,男,未婚,但安穩.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