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LBB(2)

May 04, 2010

Tags:LBB

這裡曾出現過一個客人,幾乎是一個人的每晚;
那裡曾出現過一個酒客,每晚點一扎啤,坐在吧台只身一人.

這裡每晚又幾乎沒人;
那裡的每晚又有固定的人群出現.

這裡的音樂可以是很隨意的,與其說隨意,還不如說是隨性的.沒有中文;
那裡的吉他手兼貝斯手會出現在週五的夜晚.

一直都不想回家的我不知道去哪裡,走出公司,深吸一口氣,可以直奔LBB.因為我不知道去哪裡.
走很長很長的路,又走很長很長的路回家.就似一個循環,循環著十三個夜晚.

more

一晚,和Malisa兩個人聊到深夜;

一晚,看到Salina帶著哭紅的雙眼來上班;

一晚,Susiet說我進來時有一陣陰風,冷,於是她打開了空調.

在這裡和小踐打過電話,然後兩人破口大罵,這已然是常事;
當我質疑什麽時,她說你不信你去報警;
當她嘲笑什麽時,我說你丫愛怎麼去怎麼去.
在那裡的一夜,"Reptile Retard&DJs"到場,拖拉著燈泡去蓋上LBB的手印,丫還特意拍下做紀念.我想起時,在手臂上的印記已經淡去.
在那裡,我曾寫著Desperado is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

在那裡,13找不到我時就會來這邊,陪著我說一些話,然後兩人在路口朝兩個方向離去.

在這裡,我可以找到依靠的位置,然後一句話不說坐到很晚,這樣的感覺很好,至少可以安靜地想TJ.

在這裡每一個人都很幽默,獨有的幽默,但沒有嘲諷,只是很單純的交流.

在那裡坐著,我都會想到她.不知道她怎麼樣了,也不知道她好嗎.

最後一晚點了一杯長島冰茶,很稀罕這裡也會有,特意叫Susiet調製了一杯.果然能換得半晚安睡.但,那已是最後一夜了.

我不知道我這樣的狀態還能走多久,很多東西放不下去,我給自己的藉口是"至少我還會珍惜".這樣蹩腳的藉口竟然出現我的腦海.我珍惜著什麽,我珍惜著的什麽都沒有.

我很自私地將LBB當做自己能想清楚的地方,卻不然,卻已然.很多事情這樣也就這樣了.能在這裡遇到一個人,尚將它描述成一種緣分;但我想念的她呢,是誰在一直謀殺著緣分.老爺曾寫過:緣是鏡中花,留在鏡中死,原諒我不記得忘記.太他媽煽情了吧... ...

至於外界,我前往LBB的第一晚,網路上有對它說那只是老外消遣的地方,那是外國人的酒吧,帶點民族氣息.那不正是人們口中說出來的嗎,恩,那只是你們口中說出來的玩意兒.

可是,寧波人就喜歡去能讓你High到對著不認識的女人脫下自己的褲子的消遣?是的,還有很大一部份的人都是如此.他們,晃蕩著自己的J8,還以為是在炫耀.有別樣的High,是老謝全國巡演時寧波站;可他們只知道喝下一些酒精,然後晃動自己的身體.

連續十三個夜晚,我將自己的腳步停止在那晚.戒了LBB? 那也只是你以為的.

我仍然記得那一晚我播放了李志的[天空之城],第一句開口時在座的寥寥數位的反應.

等我再去到LBB時,那時的我氣色一定不會那麼蒼白了.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