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亂的生活

May 04, 2010

Tags:LibraLBB

我對老本說,我想出去剪個頭髮.然後就一個人開始走.

一路上我在想"似是故人來"的事,想著低頭走過的路再猛一抬頭看到的理髮店時就進去.

可是,從"中興路"走到"琴橋東路",穿過"和義大道","滄水路",又來到Libra.中途穿越的曙光影院,13應該在.

下雨了,站在琴橋上的我給13打了個電話,他說影片剛開始.
more

對著下雨的天空,我想本不是喜歡的天氣卻不覺得它會給我什麽影響.我應該這麼想:以前一直都是因為被雨打濕了身體,打濕著心情,這固然會有厭煩的情緒.但是當我不再有那麼多的哀怨的時候,沐浴著陽光,突然迎接到沒有準備的雨季,這不該有不好的想法.

我站在擁擠躲雨的人群中,精神抖擻.這是陣雨,還夾雜著太陽.是的,沒一會兒就停了.我繼續走,走向Libra,雖然外套已經濕了.

宋師傅在,久違的人.他說已經開始賣啤酒了,德國黑啤.我琢磨了一下要了一瓶.然後他就繼續和那些人談著生意經.我不喜歡這樣的氛圍.以前來都是一個人在,然後可以和他說說話,然後他會跟我說他的父親曾入獄,說起他的生活,說起他的未來.

可是這樣的感覺找不到,我心煩意亂的翻閱著雜誌,給她發了條短信...好似又是哀怨.

她說"青春有限"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還是點了一杯籬笆,德國黑啤并不是很讓我好受.我開始埋怨:

埋怨著純正的咖啡屋,怎麼就賣起了啤酒;

埋怨著被打濕的外套穿在身上另我的臉頰發燙;

埋怨著她,她的無私.
13說他看完了電影.我說我想去LBB坐會兒.他說還是去Base吧.也好久沒去過了.我說行.相約在老外灘門口.

一路上我想到的那些,這些不都是我自找的嗎:

一開始提出買啤酒就是我提起的,宋師傅只是說道他也正有此意;

一路上的淋雨不過是一種正常的對待思維而已,我想得開想不開那都只是我的問題;

關於她,我一廂情願.全都是.
全是罪過,很想吐.買了一瓶水.站在路口等13.就是那個路口,我牽著她的手.

13說[葉問2]值得一看,就如此.我們挑了樓上的位置坐下來,一扎啤酒我喝不下,第一次,他喝得比我還快.真的很神奇.我們說一些話.很認真,很認真的話.說起小黑.說起媽媽.說起這些,那些女人.我們抽一些煙.我說我還是受不了的Base的環境.我們還是去LBB吧...他無奈,那就走.

當出門路過[搭界]的時候有人在彈唱李志的[和你在一起],我停下腳步對13說我要進去坐坐.13說那是會所.

這是多么矛盾的事情.這是多么矛盾的心情.

還是走吧.在LBB點了兩扎,一位朋友前來,一杯長島冰茶送她.特意叫Susiet調製的.

很亂很亂,有人說我的生活很亂很亂.那是他們口中說出來的,亂不亂也只有13知道.我說你知道嗎,她說懂.

找個人說很多很多的話,然後呆坐著或凝視某物,或凝視對方.或抽煙.是因為累了.

轉天,將頭髮剪了.服務員還是說著我有很多的白頭髮,不是很多,而是很多很多.他強調著.

我有點急了... ...這也是不願回家讓爸爸媽媽看到這幅模樣的我.

LBB,自那晚后我也將它戒了.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