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樂之名

June 27, 2010

Tags:小践folk

今天是你走的第五天了吧.而昨夜,在甬城的民谣夜就这样如期举行了.现场很热闹,至少来了将近200号人物,可能真的是甬城这座在路上却走拖沓着沉重脚步的城市沉睡了太久.

开始之前可以说能想到的都尽量去完善了,要说没做什么那也就这样.但你知道,我还是会说,我有努力了啊.开始之前有朋友说要带她妈妈过来一起看民谣.我很是欣慰.

more

你弟弟我主持了全场.可以说主持是完全没有准备,因为之前联系好的一个人来不了现场,我只能自己上.你也知道你弟弟我长得都这样了,有抱歉于社会,只能让观众将就了.现场真的是什么都忙... ...监督收门票,迎接乐手(一些甚至是初次见面),叫观众在指定的墙上可涂鸦签名,叫出演的乐手在给他们指定的墙上签名与涂鸦,和乐手一起拍照,到楼下疯狂地兑换零钱而瞬间就认识了周围的店家,迎接自己的朋友们,递啤酒给乐手们,准备开场时才发现定下的第一位歌手迟到了,因此现场临时将所有的演出顺序都改变了.乐手之间的暖场.设备出现问题时的暖场... ...现在细数起来也着实累着了.

我想起小时候就有人对我说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且懂得越多的人就越美.这几年来我都有朝着这个方向在走.当我做不好的时候,我想的是你来告诉我,这一切不该是这样的.

我有发短信给施施,其实中间零碎有约很多次,叫她和David King一起来什么的,可能是他们对我印象本来就不好,或者是人们都很忙.这样.现场我根本就照顾不了那么多的人,我只能纷纷对着他们致歉.

200人,门票都不少,加上酒水,留给其他人去算吧.结束后将所有的演出歌手都送走了就马上给她通话,想与她一起分享这一份喜悦.你看到这後又会奚落我"瞧你那出息"了吧.我知道.可她会说"我又不知道你是不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之类的话,很是...

我活该.

现场的乐手水准有好有坏,现场一听就知道.因此我也认识了很多很多的朋友.后来12点世界杯结束後我去找他们喝酒,他们在一家小餐馆内依然拿着吉他弹唱.我坐在其中很感幸福.

因乐之名,要是不就是这样么.唱歌,无论是在哪里,北京的四合院里,路边的摊位上,野外的树下,大草原上,饭后的桌上.老板的店内没生意了,可是他们一脸的喜悦,乐手有在弹奏口水歌,民谣,摇滚,EMO,朋克,流行,当然,死金就免了呵.天黑了,路边的人路坐在路旁不远处,也放佛在享受.乐手们口中的歌词很口水啊,爆料着对方的曾经的女友啊,爆料着曾经的小丑态啊什么的,唱完一曲,对方接过吉他也干上了,这样的气氛真的很好.因乐之名,只是我们讲他们的这种美化了,而这种很原始的东西本就很美.你也会赞同的.

吃喝到2点有余,有余一些是自己开车来的,又不能再开了,就自己找加旅馆睡了.还有一些是大学士,学校回不去了.我说我那可以睡,我当然睡地上,这样..就这样而已.没有其它.

其实大家都玩,可是我讲"玩"这个词理解地太偏,就像没有了女人就不是玩这样.当然,我只是体会,没有去做.我甚至都好久没有看到了,他们会Pogo,他们Mosh,玩也有这样的方式来释放.是我太脏了.

其实我很幸福.恩.

你也说了啊,away啊,不要让一切都结束地悲伤.至少这一次,成功与不成功留给别人去说,乐手都说挺满意的,而且也看到了我忙的不可开交...那个带妈妈过来看演出的朋友也说不错吧,我们门票也收获不少,酒水也卖得不错,这样就好了呀.不是么

一些人说民谣的现场不该是这样的...我无力去辩驳.至少我有在现场看到很多很多优质的歌手,他们,在台上唱歌.

不过有一点建议就是烟气太大了...我想起了我和你一起去"旅行者"时,他们的软禁烟制度.

你走后的第五天,不知道你怎么样了.也没有Email,也没有讯息. 洗洗睡了吧.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