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July 18, 2010

Tags:Memory

你走的第二十五天.

正如一切可以想象与预料的,她再度来到这座城市;那么久了,也那么多年过去了.这么多年过去着,我一直在她这不远的城市,无法度过去(一年去一次),无法动弹(不再去杭州).

吃饭,喝酒,凑着朋友生日的场合无法抽身.我大声地宣布.大家也见怪不怪,是真的疲惫了.混淆了他们的视听.

我要去说什么,可人们并不易被"洗脑";我想去听什么,可人们并不是都如此活着.

我想象着对你说,我和她在一起了,想象着你对我露着丑陋的嘴角,欲言又止,是因为实在无法说也不想再说,丑陋的两个人丑陋地在一起,从此也不再认得away.

找遍了地方终于打开了我的邮件,感谢我们万分伟大的党,将大陆局部地区的IP屏蔽.这种事情也只有他们能干得出了,也就干脆将通往美国的海底光缆全部切断得了.这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

邮件写得有点长吧,很想表达什么,却又遮遮掩掩,理不清说不明.

我告诉你我将李志的CD飞了,你说你看到这很开心.

  • 你也知我不想再去预言某某某去了那啥医院上三楼,检查他那猥琐的下体;
  • 你也知我厌倦了身边的朋友随风飘荡,黑夜里寻找一点点欢愉; 我不再在书包里带着CD盒子,就只一张唱片,<黄金时代>.达达乐队

前几天见到了一支来自舟山的乐队,叫做"准则",一连呆着两天,主音吉他兼主唱的声线和"彭坦"的相似.他们有自己上进的原创作品,和他们站一起感受着青春的朝气蓬勃.

他们来自舟山,我问他们遍了岱山,呵呵,我问遍了岱山.

more

正如邮件里写的,我过得很不错啊,确实很不错.一个人走路的时候也会唱Song F,也知道自己永远都不能再唱得上那些音符,我摸索着深入浅出的音律,发现达达的这张专辑很多使用的是:

  • 电吉他+节奏吉他(包含前者)+鼓(包含前两者),逐步进入;
  • 鼓+木吉他(包含前者)+电吉他(节奏辅助,包含前两者),逐步进入;
  • 中途乐队皆有停顿与退出效果. 你也知道,去年彭坦和春晓闪婚了.人,总会在被指定的时间遇到着被指定的人.

而我,却一再强求着,希冀着那无畏的结果去开花,花儿,妖艳地开着.

你已离开了二十五天了,我打就从毕业那次缺席了你和Hana的邀请K歌后没想再对你唱[Song F].当然,我们从未一起K过歌.

而谁又还记得大二那年雷雨后的夏天,我在寝室里抱着自己的音响打电话给你,高歌[南方].

哟,这他妈说看着这些文字说我傻逼呢,啊?

现在的我的生活不差,是好是坏,让别人去说.有心了.

我对"彩虹"说,你有了个弟妹.他说那更要好好活着了.

南方

是这样的一首歌,每一首歌,我曾想着带给它们给我的每一个关心我的兄弟们.是的,我有做到,[再见二丁目],[暗涌],[南方]等等,等等,13,灯泡,彩虹.他们都有一起听着,曾一起听着,也曾一起低声吟唱.

如今的他们,在饭桌上也不再拿着20快的烟,活着更高价格的烟.哟,他,他,他都拿着那曾经的新安江,我很是感动.

新安江,他早已经被收购而改名了.没多少人会真正地去抽那么浓烈的烟,没多少人会拿出这么没档次的烟.而7年了,我一直抽着.

早死.抽烟的人早死.

在一次的K歌中我来兴致,叫灯泡找[南方],可没有,很是遗憾.

6.26民谣夜那晚,还有人现场问我今晚有没有南方.其实...它的和弦很简单啊,只有会唱都可以上去唱.可...我没找到.

我真想对他讲,我们始终都生活在南方,何来的北方! 何来地特意煽情.

你,要听是吧,以后来找我,我给你喊.我喊给你听.

红佛夜奔

王小波的一篇文章叫做这个,并非收录进[黄金时代]的合辑内吧.我还是想到了这.

红佛,她可以被称为风尘女子么.我也曾一再地质疑于你,姐姐.我不断着臆断着你不是那位风尘女子.可当我哼起老狼的[来自我心]的时候,我再次见到你时候是不是"看得清,你满脸的风尘".

我写下姐姐后,你依然没有给我关于未来,你的想法;你依然没有回答我文末的那提问.其实,谁都知道,只要知道朴树.

你也知道的TJ, 她,又怎么能是风尘呢.

没有叶蓓经历白衣飘飘的年代,没有沈庆"对镜梳妆"的时日,就上过很多男人的床,就是风尘?

滚蛋吧,滚蛋吧.

红佛夜奔,她还是回去了.依然是如此.但我并不再是一个人.

妈妈

我去找了灯泡,两人走了一些路,散了一些步,聊着一些不着边际却又实际的话语.妈妈的电话在耳边.

妈妈八卦地问着13有否有女友,问着灯泡有否有女友,我接了一句我给你们找了个儿媳妇.妈妈唏嘘着.

喝多了,有了TJ的我又喝多了,一个人在这个自己的房间,我曾以为有了她会好些,可那些纯粹自己臆断的情景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

"你看荒谬的世界,你看荒谬的我们."

妈,那短暂的快感在哪里,你没有说.
妈,那永恒的快感在哪里,你没有说.

(对镜梳妆 via )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