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July 19, 2010

Tags:Memory

你走的第二十七日.

你走之前留下的一些话,你说:away啊,不要让一切都结束得悲伤.

想必你对我码下这些字符的时候你的脑海里是那首被达达编录进"黄金时代"里的[等待].

你也曾突然问我"无所谓什么坚强,无所谓什么悲伤"是许巍的什么歌,你忘记了.我随意回答着是[两天].可到最后我还是去纠正了那是[水妖].

民谣夜后,我追逐着乐手去 另一个地方弹琴,我说起[两天],我深深迷恋的乐手拿着自己心爱的吉他弹奏,一点一滴地寻找音律.沙哑的声线拖拉着后面哼唱"啊"的章节.

你从来都是这样,对我来说,没有方向.我曾忆起关于未来的你,也曾充满希冀;曾忆起关于现在的你,你说至少你在努力.

是啊,走在杭州那座天堂的路口,你拿着电话对你妈妈的言语让我感觉着你,一直很乖.乖孩子.家里的骄傲,当年家庭的分崩离析时候我就站在你身边,你说你失去了所有,那时的我还在质疑着你是吃错了什么药.可我又何处能体会,不必体会,已然绝望.

继续的,还在继续.

more

你说,当你再度来到甬城时,你要我带你去听他唱[来自我心]的,那音频我沙哑的声线早已不能达到,所以我告诉着你,在这座城市,还有来自我心的歌声.

还是想起今年去天堂的那第一次,我硬要拉着你去"旅行者",直到我们坐在里面那会儿,你还在跟我讲旁边不远处的那家bar里有一个乐手会经常唱起张楚的歌,窦唯的歌,就如[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紧接着你就说他还会唱[花田错]...有点搞.此刻的我脑海里响起着这首歌"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啊,等着你回来,看那桃花儿开"...于是,这就有点太搞了.哈哈.

我一直有在猜测你出现在我身旁时的表情,那时的我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去描绘你脸上的风尘.我又该拿什么样的名词去阐述你消失了一段时间后的我的生活.

发生了一些事,已然发生的,未曾发生的. 且让它们都袭来.

而我现在已经领悟到如何去低于生活,优美不优美,那确实是自己年纪尚小.

就如歌词里写的,"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你失去的,不过是童真."

我吊起自己的假音唱起这时,你一定会哈哈大笑.讥讽地笑.

(不是说黑铁时代么... ....image via)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