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兄弟来看我

October 18, 2010

Tags:小践西瓜李志

一个兄弟来看我,我的兄弟早死了;一个兄弟来看我,送给即将远行的小践.

这是今年五月时写的一篇低俗小说.

more


有人说懂得多的人最美,有人说有故事的人最美.我读过的书不多,但却也想装比,所以就试着去做个有故事的人.

姐,跟你讲个故事吧

  • 噢?说说.
    一个兄弟来看我,带着银子和故事.他说在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孩子拿着花圈在路口,霎时一列结婚的车队从这孩子身边经过.

  • 然后呢?
    我却看不到新郎在哪里.

  • 然后呢?
    没然后.

.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一个兄弟来看我,带着啤酒和故事.他说他不知道该吃什么,该穿什么.他说爸爸和妈妈也不该有的.我煽了他一巴掌.他操起酒瓶砸向我的头.

  • 噢,天哪,我去报警. 兄弟说我西装革履,兄弟扯扯自己的衣领,说他人模人样的,兄弟说:你大爷的.

那段日子,我跟她讲了很多很多故事,因为自己迷失了太久.一天,我在豆瓣上说这是最后的年代,13跑过来说这也是最坏的年代.我看着他,哭笑不得.后来在饭桌上提起时,13举杯吟诗,杯子举向我时要我也说一句.这样的场景,大家都趁着酒兴,说一句金句,以驳得在座各位鼓掌.我说了句"索菲亚,我不是在每一个勃起的清晨才想起你".头一仰,把酒喝了.13的口中还在呢喃着我不是在每一个勃起的清晨在想你,那么说的是我任何时候无时不刻不在想你...云云.我无奈地看着他.其实,那当时他的思想境界已经不低了,而且还保持着一定的逻辑...

灯泡赶了别的场子,到我们这时候已经醉得可以了,,穿着背心.进来後指手画脚,一番言语後一边吐了去.当时灯泡的背心着实让我眼睛一亮,我们该穿什么,吃什么.

二十弱冠,三十而立,四十为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来稀.

是谁告诉我们要去穿西服西裤,是谁告诉我们要穿连体丝袜.是职业还是需要,是为了自己让别人看上去是个人样,还是源于生活.

自母亲孕育之始,婴儿一丝不挂,脐带与母体相连.去世之后,则依然一丝不挂,火烧成灰,还留下了什么.


我写不下去了.也不想写了. 这本是写给姐姐的一篇,现在看起来也真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想的是什么了.当时为了找这篇的手写稿,我半夜里哭得一塌糊涂,仅是因为找不到它.

姐姐你去了东京,后来你问我是不是和她在一起了,你一句,bye bye away.好吧,什么都散了.我揣摩着消息的来源,就是这里,所以我就没敢再写.什么都写不了,什么都写不出.一直让它荒废着.我回复的Email也一直以草稿的形式趟在邮箱里,没能再和你去说些什么,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

那时,我还有个妹妹,很纯洁,很纯洁,纯洁到我都没见过她.她没再理我.

那时,我还有一帮兄弟,很要好,很要好,从小穿裤衩玩到大,一个个离开.

那时,我还有你,这个姐姐,

妹妹发来短信说,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回复不了她,一塌糊涂,一无所有.

你回来了,说着我曾经说过的话,男女朋友分了走,我们会长长久久.我还能够说什么.我已经几乎都不说了.

就连她也曾问过,你姐和你是不是发生过关系.我没搭理,因为她本体的脑海中想法就是"一男一女在一起不干点事,谁信".我搭理她的一切后果都会被隐喻成她的想法.

我没再搭理,谁也没搭理,我想去说什么,可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

你回来了,你说你在绍兴. 你说不喜欢它.  多么讽刺,多么讽刺的地方,多么讽刺的话语.

你说你来宁波看我,我激动了半天;看什么,看看半年了依然是这样的我? 然后让你嘲笑? 我会羞啊,知道不,我会羞.

你说你不久又要走了,去西藏.我能立马吐出的一句是,你爱去哪去哪.可是还是没说.

你说的啊,不认我这弟弟了,难道我还像求她不要分手一样三番两次地去求你?哈哈,也一定很好玩,可我玩不起.

够了的,我什么尊严都放低过,人格一降再降,才发现,我什么都玩不起.

我听你的,将李志的CD飞了一张,可你不知道我有很多张,没了的那张我也可以再买回来.我将李志的CD出借给朋友了,可你不知道他又还回给了我.对于李志是不必要是了解他的个人生活那么多,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何必去喜欢,何必去厌恶.人本来就很脏,被我挤爆的一颗颗青春痘依然会散发着蛋白质的臭味.李志的音乐可以,我就对自己说,我只听他的音乐吧.这,又有何偿不可.何况,他确实有着一个民谣音乐人应该有的素质,他的音乐能让人共鸣,其它的,我知道的不多,也不想知道.这本来就是个悖论的答案.

我依然怀念有一次我到你的住处,我无意间提起了李志,你惊讶地对着我说,呀,你也在听李志啊...云云.那时校园内部就靠着这样的口碑传播,传播.是什么样的一种音乐和力量.你还记得吗.

我后来提起的李志,你会问,李志是谁? 我再也给不了答案.

我真不该写这样的一篇文章,老文章再翻出来,又夹杂着自己的诸多抱怨,没什么意思,一点意思也没.我还有我的护城河没写,我认识的摆地摊的少年没写,我家楼下的吹萨克斯的小孩子没写. 生活本来无非是痛苦就是美丽.就算不美,就让它看上去也很美.

自此,我不想在这么下去,也一直没这样了...胸口被岩石击了一下很痛很痛.可我又能怎样.

看医生吧,都能这么讲.看完之后呢? 那就好好活着.

确实是有这么一个朋友,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对我说的一句话,就仿佛煽了我一个莫大的巴掌一样,本来就很贱的我知足了.他,就是李志会来到此处相见的朋友.

你说着,回来後的你,没人再叫你西瓜.

分割线以上的是2010年5月份写的一篇手稿,当时被一个人看到了这手稿,还在背面有限的空白地方画了一幅画,写了一些字.现在这个人已经不在身边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是死了,是活着,都好.都好.

靠着朋友的面子,有幸迎来了李志的最后一次跟人巡演的最后一站---宁波,是的,宁波,11.27.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