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离骚

November 16, 2010

Tags:小马凹鱼

小马写了一篇自己的思考,对于朋友的周年忌日,对于冥冥中自己暂不能去解释的活着与死去.无论想到种种的幸福与惆怅,凋零与绽放,被围困的他总也没有开心的理由.但他是幸福的.包括他身边的朋友.

more

我曾经无数次在光天化日下无端端地想着自己死去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周遭的朋友,荒诞的爱情,流水的生活与超乎现实的理想总是会有很大的冲击.可我的行动无法改变这些,就连自己的思想也无法改变.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将怨气发泄出来;可当我发现很多事情不能去说的时候于是就憋着,憋出着脸上的无法消迹的痘痘,憋出着酒醉之后的'"豪言壮语".之前的女友在后来的一次通讯之中问到"你会去死吗",我回答不了她.她很确定我在不经意间的死亡后不会给她有多大的痛苦,她知道的远远大于我对自己的了解,她在等待的也只是一个死亡的信号或是消息,该流过的泪水早已经不削再为彼此流淌.这,我和她彼此都懂.因为她实在无法忍受我的折磨,她曾含着泪水问我到底要的是什么.我也无法给出答案.想到日后在坟前她的泪水也只能证明着我和她彼此曾经爱过.而不是永远.

初中的时候读三毛,现在看来那时似懂非懂的理解是幼稚.那时的我莫名地问起班级里的一朵花"你认为身体上的恋爱比精神上恋爱多些还是少些",遭来白眼.现在长大了些,经历过了爱,懂得了一些情,再想起荷西死后三毛的自杀,也是不为恐惧的.对三毛,爱情永远是高于一切意识形态的承载体.

人,生来对死亡就有恐惧,是因为人的欲望使然.

原始人发迹在这片土地上要与自然生物做斗争使自己能存活下来.如果生物进化论是存在的,那么一部分人被强者吞噬了,另有一部分人则更加强大地去适应状况,后者这一部分人推动了人类的进步.当他们拥有更多一些食物与保暖的衣物来囤积的时候,他们则将这些去兑换成更多的"财富".而却不满足.因为他们需要圈地来存放食物,于是他们就产生了对土地划分的需求与欲望.当他们感觉到还需要积累更多的当前甚至是一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时,就会将它私有化.当感觉到人体机能的退化直至面临无法避免的死亡时他们就会在这片土地上寻找不死药... ...

货币的产生是一个很理性的社会进步阶段性产物而不是终极产物(所以人类发展到现在依然对货币有强大的附着性是很低级的表现).它的存在可以归避很多无意识的行为.比如做完"碟仙"后精神失常直至自杀的人群.当原始人拥有了极大一部分的食物,土地与货币之后,他们可能会产生"虚无"的状态.他们问自己"还想要什么"的时候货币站出来说,你要继续赚取,因为货币的膨胀是没有极限的.当你拥有一部分时其他人则可能拥有更多,所以攀比与争强好胜的情绪又会主导着人类,以赚取货币为比较基数进行参考.

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而威胁到他人以至于整个生态的存在性,于是"律法"就产生了.它诞生的好处是梵高最后不会将枪对着其他人群而是对着自己选择自杀.老聃也说起着无为,虚无的人生境界即是终极境界.因为老聃与梵高都可以把握住控制自己当前的情绪,再造就自己的更伟大的思想.这个时候,就如苏格拉底被判死刑后拒绝了学生们安排的逃跑计划.他所提倡的是遵循雅典律法而不是去破坏它的权威.他所提倡的更多是展现自己的本能,而不是不断地去追逐财富... ...

其实...以上的篇幅只是为了驳小马在文章中的自杀态度而已.可能他的篇幅较短,想表达的意思也远非如此这般,我就索性将它们一一扼杀掉.

对于死亡,它是生命历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啼哭落地,怀抱哺乳到而立之年,无论经历着什么,都必将经历过死亡.完美地思考,这才是完美人的一生.不用去强求它的到来,也不去畏惧它.我曾经戏弄自己的生命,扬言活到40岁则可久睡不醒.现在依然也会说着这样的话,仔细想想是自己实在没能力去做很多自己理想中的事情,做不到,也罢.但思想岂止到这就可以停止了.再遥看爱因斯坦死后留下了什么,边嗑瓜子边看完<唐山大地震>的我死后又能留下什么.我一直内心里都看不清身边的朋友花天酒地,天天过着糜烂的生活长大,再看看我自己,做一些事与不做一些事,都一样而已,谁是归人谁也说不准.与其去说,不如沉默.

只是,人死后之后还有什么?

曾经深深地以为思想有什么未来,才发现一些人的思想着实可以蔓延开去.我虽然不是一个圣人,但是我始终让自己的思想稳定下来.可能是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太过动摇,因为我可以在很想不通问题的时候打开郭德纲的新段子来使自己的心情舒展开来.可以说这是一种自我调节.但要自问:为什么我连自己的抑郁都无法克制,甚至连喜悦都需要外物的寄托.而不是发自内心的调节.这是自己很在乎的问题.不能解释这,我就将它判定为心智的不成熟.因为我无法控制我自己.

活着,每个人都如此努力地活着.轻生,并不是轻易的.也非贪生.只是看到的人们都还怀揣着梦想在走就很是激励.背着一把吉他走四方的歌手,边打工边徒步旅行的学生,他们是为了什么.

小马最近公布了自己储备多年的女友为正式.我很是兴奋(人家的女友我兴奋个P..)地羡慕着一对对到人间的鸳鸯.就如他在最后写的,爱情,这伟大的人类精神产物,人应该去毕生追随.可是我看不到三毛去追随荷西之后是如何幸福;也看不到总是拨弄文人气质爱情的林徽因想必结婚之后也是个婚外恋;看到的不朽的爱情都是在别人之间的而无法拿出来与公众分享.所以,爱情是他们的.

罗马俱乐部的终极悲哀观一直在引导着我走,走着走着走得久了,也就终老而亡了.

以上.

.

暗冥界终极痛苦有十二种,最轻的是被蚊子叮一下的痛苦,最严厉的则是女子分娩时的痛苦.我经受着第十三种痛苦是分娩时被蚊子叮了一下.(采自郭德纲相声段)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