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叙事体

December 05, 2010

Tags:网吧

大学四年几乎没有进入过网吧的我在毕业后的寥寥时间里竟然迷恋上网吧,经常在一个人深夜里大街上步行的时候闪入一个不知名的网吧。一瓶水,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开机。打开邮箱看看新邮件,打开QZone偷菜、抢车位、练卡。打开虾米网和人人网登陆。打开Lockerz回答问题,看看有没有新货上架。打开ip.cn看下网吧的IP地址,打开博客点一下广告。所有的这些只花10分钟就够了。一如既往。曾经脑海中设计到位的网吧设想在有限的财力面前灰飞烟灭。80万的网吧经营许可证明它仅是一张白纸而已。它是一张白纸,却能够将一种想象抹灭。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进入网吧的欲望几乎没有克制过,大大小小上呆遍了这个城市里所有的网吧。也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洗头房边上的网吧总是会有另外一种味道,那是女人未卸妆的胭脂味;车站旁的网吧总能给人一种困意,可能是未赶上火车的人们一起将在这过上漫长的一夜。

more

网吧外面有人在聚众,是因为游戏中的纠结,他把他杀了,他把他的女友打怪物得来的极品宝贝抢走了。好生动的虚拟网路的现实化。网吧里面有人在高声喊,“他”在那里,一起去秒杀了他!

那一年,一个兄弟进城来找工作,没有固定的住所,在网吧呆了整整7天,最后一天临走的时候我去找了他,没有洗澡,没有精神。我陪他度过这最后一夜,听了一晚上Jay的《夜曲》。

有人在视频,有人在聊天;有人在看电影发出嬉笑声,有人和自己的女人在包厢里窃窃;有人在吃着泡面的时候专注于手中的游戏,挂在嘴角的面始终没有吸入口中;有人叼在嘴上的烟没有放下来过,细长的烟灰掉入怀中,吸到烟末的烟火嘴烫了纯。

这样的一个夜晚在网吧过夜并不寂寞,有家不能归的夜晚我躲进一间网吧戴上油腻的罩耳式的耳塞听郭德纲的相声,也能得到愉悦的心情。

不像对着自己的电脑,在网吧不用既定地做很多事,可能就带着耳塞听上整个小时的歌,在周遭的嘈杂中抽泣。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