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怨

December 10, 2010

找个理由回绝了朋友的相聚,找个时间将自己理一理,找个地点把自己躲起来.这是病句.一天下来的精神一如既往地萎靡,我甚至都已经忘记了有精神时候的状态是如何的,而唯一能另人打起精神的是今儿周五.而明天,又要赶去那座城池参加朋友的婚礼,煞是折腾.又是那座城,那座池,叫我怎能不想起她.朋友依稀间都会问起她,我问她是谁.真的可以忘记了.都那么多些日子了,时光荏苒,再怎样的岁月都过去着,留下的除了我自己拥有的记忆,恐怕她也早已忘记,还有别人知道吗?一年去一次的城市,这一回都赶上跨年了,连奔三回,走在那里的街头都会怕会碰到.所以有片刻竟然只想躲在朋友的车里不下车.

在NB这座城池能遇到好的人,对的人,城市那么大,再者人心本善,虽然我完全不信奉这点,但温暖人心的事情总是发生着,谁叫这世界都让爱给充满了.但是自己的路是自己走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故事,故事只有自己知道并径自经历着,我却发现着故事的重演.

more

同样是好多好多的关心,会无缘由地发很多短信给对方,打对方的手机直到打到对方没电为止,开机後无数的来电提醒业务.找不着对方了就会胡思乱想,甚至到疯癫的境界...一年多的精神紧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过...到现在看似数不尽的怨言我从没有提起,因为不想.说是不值得去咒骂吧,也好;说是依然放不下吧,也好;反正也就这样了,还能怎样;不想怎样,所以就没再提起.

但历历在目的发生着的怎能叫我不想起,我曾经做过的动作一如既往地在另一个人身上发生.害怕悲剧重演还是狼心狗肺,我满脑的混乱,明天又要去她的城,那是她的国.于我何干.一天时间口中没停地念叨着<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名>,可最近身体好差了,声线沙哑到不能发声也有,说不出话了,加上思想混乱,不直到还能干些什么.我不能去解决这个现状,所以无奈.

明天又要上路了,却没有盘缠.

于是,我开始洗好多天堆积下来的衣物,我开着老罗前两天在海淀演讲的视频,看着王小峰的博客,找不到郭德纲有新段子就继续花半小时看一集<搭车去柏林>.胃酸不停地反,幸而没有喝酒,小践来过了一次宁波,又离开,留下一句认真的话:少喝点酒.很神奇的是她向来不知道我的生活,可却总猜也能知晓半分...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