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列宁的妓者

August 05, 2011

卡列宁又喝高了,朋友们说着去继续嗨皮,可这时的他只想一个人走走.在大多数男人的精神世界里只有征服,包括对金钱,高山以及女人的征服.而且上天给与了他们这样的身体条件和环境去折腾.卡列宁站在了女性的角度想了想,上天真不公平,为何只有两种性别的人类之分...

more

疲于应酬,疲于交情,疲于哥们,但卡列宁还是去了.走在路上一抹凉风打在脸上,他清醒了许多,但依然是困乏的.他们一伙儿找了一家,询问了下数量和质量,一人一个房间.隔壁是吱吱嘎嘎想的床.

卡列宁甚至挑(看)都没挑,她进来的时候嘟囔着”还满意吧”没等到回答也就把随身带的东西撩下在旁,两手举过头顶想去解后背的链子.

-你能帮帮我吗?
-噢,不,你能先坐旁边一会儿好么?
-可以,不过时间规定是四刻钟的,过了点可要加收的.
-嗯...
躺在床上的卡列宁有点了精神,可还是不想坐起来.她在床沿边坐下,低着头,在摸包,似乎想找她的手机.
-你做这行多久了?
-我?噢,我刚到这儿来不久,以前在别的城市做.
-那里不好吗?干嘛又到这里来了?
-听说这里经济好啊,人人手头都富余,钱也就好赚了.
-这里好吗?我怎么没感觉...
-哎呀,我说这位小哥,你咋就那么多疑问呢.每个客户来都这么点时间,要珍惜光阴啊.
-这样,我今天不做可以不,你陪我在这呆会儿,到点了出去,我钱照付,这样成不?
-啊?不做?不做你到这儿来干嘛?
-噢,我是一帮朋友一起来的,没别的意图,他们都在隔壁的房间,你放心,我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
-不做那干嘛呢?说话聊天?
-也好,你讲讲呗,说说你干的这行.
她放下了警戒,至少在卡列宁说不做的那一啥那她的脑海真的浮现了变态,便衣之类的字眼,但又随即放下了.看着这人也不会坏到哪儿去,就陪他坐坐吧.反正到点了这钱横竖都是赚了的.
-我啊,毕业了就没在读书了,家里没钱,于是就自己出来挣钱了.等挣够了钱再去想想别的法子吧.
-你才多大啊?
-21.对了大哥,你知道有什么好点的夜校吗?我想去读一读,拿这个文凭总比没有的好.
-学校什么的倒是有.但是你在这呆着,时间上肯定是冲突,也不是个办法啊.
-我都想好了,这里再做一段时间就不做这个了,去找个白天上班的工作,晚上再去上个课,就好啦.
-这也算是个办法.你就那么想读书?
-嗯...可是家里没钱,我还有个妹妹在读高中,成绩很好的,以后要上大学的呢.可是学费得一年1W多.四年就得5W左右....
卡列宁脑海中想着现在的学校都是盈利机构,打着培养下一代的幌子赚钱,而且名义上还相当合法,只是很多人不明真相而已吧...
-得了,学校都一样.不赚钱它怎么供应水啊,电啊是吧,教学也是要成本的嘛
-嗯.....
可在卡列宁嘴里说出来的又是别种滋味了.她找到了她的手机,略有表情地同时发着短信.
-我说你这是给你的男朋友发?你这可不行啊,现在是你的上班时间,别整个人私生活啊.
-没啊,一个之前老光顾的客户而已,他说他等下过来,问我几点有空.
-哟,你还这么有客源的?主动上门啊.
-啊呀,干我们这行的也混个脸熟啊,以后说不定什么事就帮上忙了.
-干你这行的有压力不,老板给不给准时发工资啊?
-当然啊,他不发这么多姊妹肯定跟他急.可是现在环境不好,别的城市都严打什么的,这里的老板后台硬,风声来了才歇个一两天,没事.这你放心.
-你再继续说.
-说什么?别说你是来调查的..
-没,不是,你看我样子像么?我朋友一起来的,他们就在隔壁,你听,这不正热火朝天吗?你不信可以问外面的服务员嘛,我们真的是一起来的.我就只想说说话,没别的意思.
-看样子你是寂寞了,女朋友呢?这么年轻不去找女朋友,反而来这里消遣,糟蹋啊..
-额... ... 你接着上面说的继续往下说吧.
-没什么了啊,就是你在这里完全可以放心,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那全国严打不就是一句口号了嘛..
-不的啊,别的地方没什么关系的都歇业了.运气不好的就被逮着了,吃不了兜着走.
-我看严打就是做个样子.
-对,样子确实是要做的,谁叫这个行业总是会有需求呢.而且国家又不正规它,呵呵,说笑了.
卡列宁一想,对啊,为什么不正规它呢.妓女这个职业从古自今就有,也就是说自古今来就有市场,为什么要打压呢...可列宁的思绪仿佛又飘到了古代,青楼门客如云,烟花之地进进出出者无不繁华景象,而今却风光不再.看着眼前的她,卡列宁又想起了从古至今名妓罗列皆朗朗上口.柳如是,杜十娘,李师师,赛金花... ...她们也活出了妓者的风采.钦佩者如柳如是,甚至改变着钱谦益的后半生生涯走向,相夫不过如此,安能何求?

卡列宁又想到退役的罗纳尔多,曾经的招妓门事件让他暗淡许多.但正有如评论,人家放着心甘情愿的漂亮女球迷不上,反而自己花钱去请妓,而这又是怎样的品质呢?

而我是否又在排斥着两厢情愿,你情我愿的男女私情呢?卡列宁陷入了痛苦的挣扎.

-有没有客户会有变态的要求啊?(这时提问的卡列宁就想在好久的语言沉默后的突然惊醒)

-当然有啊?有些客户酒醉了一定要不带套子做,很烦人.他不怕得病我还怕呢.

-这要求确实过分了,那有没有人要求从后面进什么的啊?

-哟,你这小哥花样还挺多.这个要求倒是没碰到过,不过我也不想这么干,脏.

-那足交呢?

-没有.你咋什么新鲜花样都有咧?
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卡列宁当她当成了聊天的朋友,他问足了敏感的话题,可他知道这些在日本AV女优片子中才会出现的动作在世界上任何一种文明现象里都是不被允许的.包括肛交,足交等非正常体位的性交姿势.而为什么他的朋友们的饭后话题每每都是这些呢?

这时,隔壁的朋友来敲门了,”卡,你咋还没好呢,这么长时间,牛噻”, 这时她才说话了”好了好了的”.
她对卡列宁挤了挤眉,”我走了啊”—“嗯...”临走到门口的时候还撩下一句"以后常来啊~"

走在回去的路上,同路的朋友万般感叹刚才的翻云覆雨,
而这时,卡列宁的精神气好多了.风又一次打在脸上,卡列宁不再那么困乏了.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