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归人,说不准 (1)

April 10, 2012

王二的妻子在桥头哭丧,为了他死去的丈夫王二。

土窑岙村在这里扎根已经有不知多少年的历史了,但由于各种落后,他们也没能走出这座被两座大山掩藏起来的偏远小村落。他们也有听到解放的消息,他们也有听到开发的兆头,可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的这几代人依然没能走出去。这是他们仅有的思考之一。也是没有结论的思考。村里选出了村长,唐家和徐家闹别扭了,村长出面;这户和那户结婚了,也由村长出面主持。大事小事都管,选出来的村长李富贵便是要什么事情都要做,什么事情都要干。就是因为富贵家里有几件像样的祖上留下来的书啊,家谱啊之类的,富贵看样去也成熟,说话相对于其他人还是比较有条理的,而他们都向富贵家里捐米。

李富贵13岁就娶了现在的老婆黄阿莲,在29岁的时候给他生了个胖儿子。李富贵得了个儿子就像天上掉下的宝一样,本来看不到出路他也重新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每天询问大家是否日子恰意也勤快多了。每每路上碰到个人都要说下他儿子怎么样怎么样,多去他家做客啊之类的话。时来运转,可能上天真的觉得土窑岙村憋得太久了。一天,村里来了个外人,说要找村上的大队书记,又听说是中央派下来的,大家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物,多少来头,就奔着跑着拉来了富贵。村上来了个陌生的面孔已经算是半辈子都见不到一次的好事了。

富贵和外来客在小房间中谈了不知道多久,一些家户捧着做好的面条啊,鸡蛋守在门口,敲门怕影响,就这样走了怕出什么新鲜事而落下了,也不敢大声议论,直到天都快黑了,富贵才和这外来客走出门来。大家期盼的眼神希望富贵能说句话,但富贵出来后想留下这位陌生的客人,但他说今晚就走。也没能留下。富贵劝大家散去,继而向往常一样说着阿莲手中抱着的儿子,多好多好。

大家一直守在富贵家的门口不肯离去,哪怕富贵透露一个字那也是值得讨论半年的事情。富贵也没了办法,就劝了妇人和小孩子们先回家去,男人就留下,大家坐一起讨论。毕竟是选出来的“话事人”,而且平日也零零碎碎做了那么多事情,妇孺都已散去。富贵拿出了家中用麻绳编织而成的草席,让大家都坐外面,因为他的屋子要装下这个土窑岙村的男人,也是在太小了,现在也正是夏天,大家忍忍飞蝇听听讨论也就过去了。富贵说,

那人是中央派下来说要开发我们土窑岙村的,问我我们这里有什么可以吸引人的地方,我想不出来(大伙儿都想着要说什么,可又都没发出声);他问了我们村的上一代,上上一代,最远能想到的祖先,我就说起了我爷爷民国的时候还在给地主家做小郎的那一段。他又问我们会什么,比如怎么赚钱,开发旅游什么的都不会。最多的时间就是不说话,两个人看上去都在思考,可是没有结论的思考。
要说这土窑岙村虽然贫穷,就是因为太穷了,连某家某户要盖一栋能遮阳避雨的房子也都是大家一起帮忙的,这种建造的技术也就世代传了下来,因为几乎每个十八九岁的孩子都会开始砍木,钉钉子,这种会造房子的技能在他们自己的眼里看起来就显得那么平常如一。可谁也不知道就是这样的无人知却每个人都会的技能,开始带领土窑岙人开始走出了这绵延一起的两座大山。

外来客临走的时候确实也问到了富贵,村里的房子的问题,是如何筹备建造的,富贵一五一十地慢慢讲,讲了之后外来客起身准备走人了,在门口对富贵丢下了这么一句话:过两天会有人来找你,你准备一下人,要是壮年的汉子,跟随来的人出去造房子。

富贵就像二章摸不到头脑般的,难道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怎么造房子?就这样,外来客走了。富贵要大家举手报名,多少人会一起出去。大家坐下一起脑袋凑脑袋地小声嘀咕着这出去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啊,家里的大大小小怎么办之类的话题,这是王二站了起来,掸了掸屁股说“我去”。后来王二自己说当时站起来说这话的时候也承认是当时坐在外面被蚊子咬得太厉害了,也急着想回家去就答应了。富贵心里也是没着落,这一去也不知道个好歹,但现在王二说去了,两个男人了还怕啥呀。接着零零碎碎报了又3个人,富贵就让大家先去睡,明天再召集这4个人来准备。因为这时天都已经微微亮了。

过了一个礼拜,村里来了个拿个手提包的人,说找李富贵,富贵一想,该来的总归来了,于是跑了这家跑那家,凑齐了其余的4个人,都拿出了打包好在一起破碎的被褥,准备跟着那人走,只见那人说,这些都不用带啊,带上赶路这是要怎么走。东西到了外面也都会提供的,不用带这些。都安排好了,走吧。

黄阿莲抱着3岁大的毛头孩子在手中晃荡晃荡,心里对富贵要离开多久一点也不知。就这样眼巴巴地看着富贵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富贵一行人回来了村里,个个荧光满面,说是去外面发了财。原来那时来的外来客真的是中央派下来的,中央为了开发土窑岙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靠他们自己。去的外面就是当建筑工人,施工。富贵天生一副干练的本领在工地上发挥地很好,施工队长也很器重他,后来他也慢慢学会了看图纸啊,了解到了打桩机啊之类的。而富贵时而忙不过来,就找了王二当帮手,王二不声不响的,主要是也没什么大事需要讲话,平日都老老实实地能及时完成任务,成了富贵一个人的二把手。再后来同去的其他三个人也赚到了钱,所以想到了回土窑岙村去看看了。

富贵一行人回到土窑岙村的时候带去的丝绸衣服可乐坏了村里的妇女和小孩了,当晚饭后大家坐在一起聊这几年在外面是怎么样的情况的时候,富贵首先就像祭拜先祖一样,说起了国家给我们村的政策好啊这样的话。虽然大家都没听多大懂,但嘴上还是裂开在笑。说到后来,倒是黄阿莲说了一句,你们这还是要出去啊,这么着在外面跑啥时候能是个头啊,还不如在家呢。

文载记清明,此为上,2012,4。于烟花地。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