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July 11, 2012

在每天必经的路上,会经过一座连桥.曾有一段时间养成的习惯是拿着手机编辑好早安的短信,或诗或啰嗦.可总觉得不够些什么,隐隐略略的纠结时就踏上了这座桥.左观右望也都是连排的拱形桥,只是那两侧的桥上挤满了排队等候的车辆.阳光打在脸上,身边擦过路人,给彼此让着小道而前行.经过时低头微微笑地低语着谢谢.踏上桥的每时每刻都是很安静的体验,心情也就一瞬间能这般地平静.将短讯息发送出去,对自己深呼吸着一口气,这样的每一天就如此开始.

more

自从开始珍惜身边的点点滴滴,能去把握的都努力去了抓紧.可也时而无力,时而过度.桥上的伫立的人有的也会将鱼饵轻轻地放入水中,在这看似波澜不惊的水中,大半也并不是为了钓到多大的鱼儿吧,只是少了蓑衣和笠帽,也并不做独江垂钓的风雅.至少他们都不是坏人的前提,我和钓鱼郎说上了话.问着这样能钓到吗?答曰,站在桥上是钓不到的,要去到下面的浅堤.我继续问:那您这是为了什么呢? 郎莫名地看着我,仿佛就用言语说着我非得钓上几条鱼才是说得过去的吗? 但他侧过脸,将专注放在了鱼竿上,不再说话.

每天我都得赶路,低着头苦苦冥想着是不是自己说错着什么话了,还是?...不知所以,但新的一天已然开始.那么就去过它,或者是把它给过了.回去的路上也必经的这座小桥,可惜的是几乎是每晚都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和迎着皎洁的月光无暇再有心情和时间去停留欣赏水中之月.赶路匆忙,只是那月光自古以来就是以皎洁名状,至于到底是不是如此,也无心这番揣摩了.

梅雨季节是明显的分界线,在流火的七月太阳也总是加班晚归.某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徒步在桥中央,依偎在石做的栏上享受落日的余晖,打在脸上,也是舒服.桥下有人激烈地用棒槌敲打着衣服,敲了几下揉搓后再将衣服让我水中,拿起来晃荡,仿似看到了污渍,又将它揉成团放回到石板上继续敲打,遂而反复.直到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再将它们放入到身旁的干桶内.

我沿着旁边的小道下到绿草铺作的岸提之上,"死水"却也是会荡漾的,轻轻击打着鞋子.朝前慢走了几步,又见到了早晨桥上的垂钓人.我开心了,就犹如故人相见,欣喜地吟上去想看他收获多少.空空的桶内才可用死水来形容.

我问他:师傅,今天没有收获呀.

答曰:站在这里其实也是钓不到鱼的 .

"那..."

我刚想开后再问,就犹如被其它的思绪打断了一般,循环着完成了自问自答.

我看着流水,想着不腐.看着逆流而上的微风,它在水中伫立;我看着人儿,永垂不朽.看着顺流而下的浮萍,它在水中跳跃.

才发现,桥边靠水的住户,圆而内凹的小区大门处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在水一方.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