呓语

July 30, 2012

你想表达的意义是什么?每每被提及该问题对我会开始二丈摸不着头脑。可以想想,是这样的一个场景与对白。我在表达着,陈述、述说、描绘一件事,听者可能无心,可能有意;听者可能聆听,亦可能毫无耐心听。听者如人,自然以千万种计数。而他们听表达的最尾一句: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more

意义,作为,出息。我该轻浮地就将这些归类到儒家的意识形态中。我们或为着达成某种目的,或为着心中生生不息燃起的希望,而将要去做的事情赋予了千百种目的和意义,而这个时候我顿时跳出来说着:我为什么要去追问他/她的意义呢?我是很不可爱的。

没有意义,没有所谓的意义。耶和华说着你不能干这个,你不能干那个;说着让富裕的人更加富有,让贫穷的人更加贫穷。哲学家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和无限的智慧寓言着以后的世界;佛陀坐着普法,大乘佛法犹如细河流水,世间般若就在那万物间述说着。而我们执意去问流水的意义,问它们是流向何处,问他们为什么要到这儿来,问他们如此潺潺是为着什么。于是,我们懂得了万有引力,心中黯然;后来的我们知道了狭义相对,二丈摸脑;再后来我们听说着量子,云里雾里。我们执着于追问它的现世意义,而它一直在如此这般地流淌。

20世纪伊始的哲学三大目标,即亟待解决的问题有三:人来自哪里,去往何处,为什么要来这里。人类在探索的时间里迸出了精彩而激烈的花火。也仅万年不到的历史里,依仗文字传播的历史,总结经验,先人早已经给出答案。世代的反复不过是去验证着前人留下的名言绝句,而也终生受用。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释义。

就像康德用自己的处子之身搭建起全人类福祉和道德批判的大桥--[纯粹理性批判],荣格在心理学上的造诣和后人心理学教科书不会不提及的观念,也远远超出分手后的佛洛依德--[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尼采自悲剧的诞生和去世后的个人崇拜和选show风靡于全世界之上--[偶像的黄昏],等等等等,直到萨特和海德格尔挑出来说,存在高于一切。是的,本来固有的一切就是存在,存在可以拜托主观能动,能拜托意识形态的存在而固有存在。

又哪来他娘的那么多的意义呢。

呓语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