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水乌青记

Published on 2009 - 05 - 29

坐在最后一排赶往另一个地方是回来以后的事了.就在前一天四个青年结伴同行,记录下些事情和照片.(@footbig,内有X照)

路过的窗外有便利店的女人和缠在她身边的男人,呢喃多语;行进着的车内是相邻前后排的座位争执.我戴着"铁三角"开始回想这个学期所走过的路.

石浦(家)--宁波--杭州(逗留的最后一晚还在麻将)--金华(灯泡根据地)--上海(和药水一起赶散场的招聘会)--石浦(家,准备飞)--宁波--杭州(见小波)--萧山(城站的机场大巴)--桂林--石浦(家)--宁波(在家无聊了)--上海(看尸斑,临时手机也坏了)--杭州(大家聚在杭州)-- 吴镇--石浦(家)--宁波(歇了一晚,到家门口接到电话说转天面试)--石浦(又回家,和药水一起公厕大便)--宁波............将身置于宁波.

路上听的无非就是暗涌和身外情,加之eason的9首粤语,其它的就是封存的nic了.个中夹杂着Faye Wong三首.

听暗涌则证明了"路人甲乙丙丁"很久前来此的留言,至今都未答复于他.直到和灯泡连续洗了几天的浴室后在一天夜晚的公车上发现夜幕降临下的甬城就叫做暗涌.依稀记得的开往灵桥的路上,两边是江,车上几乎没人,音乐声起伴随着凉爽的夏至未至,安静和舒适的环境想到了这.

命书里说旅行中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情.我无法理解自己在路上的心态.也只能用性格缺陷来解释.四年,太久的屋内生活,我甚至感觉迷失.是的,我们都用相同的时间去消耗和证明将来的步伐.有人走丢了,有人还在前进.乌青之行幸好有三个人来一起填充我这凹下去的坑才令这趟旅行不算乏味.相反,我们很开心.即使在游的时候大家都有自己启齿亦显无助的事.

这小伙子真贱---在药水和乌镇的老女人"搭讪"时候得到的夸奖.同学少年谁不贱.却才发现,爱人同志们,我们都已青年.
于是,记录乌镇之行造就了四篇乌青记.记录下在房间内和饭桌上无限的遐想.记录下桥上风景与水上人家的若水色调.

more

四个人会一起低吟"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个个都将自己的声线压到最低.
在去桂林的前段时间停留在"身外情"---"谁又带得走一块纪念碑,心中挂着什么行李."
在路上开的汽车里逗留在"春光乍泻"---尚未有丝毫的它想.

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眉头仍然棸慢密云.安定在甬城的现在依然无法心静.药水向我推荐"再见二丁目",可他忘了去年暑假我和他一起听了两个月.我很怕再回到那歌中去,就像我现在依然没有走出"暗涌"这座迷宫般.于是我听黄耀明版本的再见二丁目,听Faye Wong的暗涌.却...如故.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愈美丽的东西我愈不可碰.

命书里写到的我样样实现,而且总逃不开结局.
我自己作茧,心痛的历程仿佛又回到高三毕业那年.
四个若水青年已经各奔西东,来日再聚满堂时怕是每逢佳节之日了.而我又该找谁?找什么寄托?

我疯狂地找歌,许巍被我翻出来,却不想早已变味.听窦唯,太过孤僻;听王菲,太过失望---这一个子宫有问题的艺术女性!

现在和灯泡住一起,也算有喜大过悲.怕一个人想多.早晨下楼,穿着五分短裤和短袖,拖鞋.走在小闹市里对药水说:

感觉自己很生活.

于是乍想到张楚,王晓峰就前段时间采访过他.这个男人,小男人,被世俗吞噬的小男人:
"吃完午饭有些兴奋,在家转转或者,上街看看,为了能有,下一顿饱饭."这样才不会听到荼蘼,还有朴树的祝福:就祝咱们都小康吧.

我不曾想过那便利店的男人和女人嘴里缠绵的是什么.但却执迷于计较自己想得到的某某,因为害怕失去.已经丢了很多了,再丢恐怕"最后剩下自己舍不得挑剔",且仅都当作大件事吧.

以此纪念若水四青年:灯泡,药水,羊(又名彩虹)的乌镇之行之前前后后与左左右右.

于2009.5.20 04:37M.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