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正在夭折的,Busniess Bitch

Published on 2010 - 04 - 15

那些正在夭折的,是時間細流中無法抗拒的腳步.

眼淚,愛情,空虛,孤獨,煩躁,抑鬱,媽媽,這些,那些 一等再等的 被壓縮成粉碎,摻點水,又挪成一團,成型後的無規則狀態物體也獨具一格.

可是在陳升的歌中可以將這一切都直言出來,而絲毫沒有避諱.男人的眼淚是誰給定義了彌足輕重了,是誰在那嘲笑著抽泣的嘴角;

直接告訴她,我想她;

告訴她,我欺騙了她;

欺騙了她,我已有個家;
在豆瓣上看到在人生最低谷,用一句话鼓励自己,看到有人留下:

  • 新志说:“小马,我们完蛋了吗?”
  • 小马说:“笨蛋,还没开始呢。”

想起三年前看完[坏孩子的天空]後堅信,坏孩子沒有天空.

more


那些正在夭折的,是如小果筆下的上海.

  • 有這樣一群人種,白天上班,晚上9點左右開始出門活動,身上噴有香水,到12點左右回家睡覺.拿著高薪工資,週而復始.他們"被"稱呼為"白領".沒有矯情,沒有掩飾.沒時間去想自己曾幻想的愛情,沒理由去傷春悲秋.
  • 有這樣一群人種,和自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住高貸房,終日一起上下班,發工資那天一起拿出自己大部分的錢,將這個月的房貸先給補上.而在第三者眼裡,她們似乎從未思考幸福不幸福,而到底幸福,只有他們兩人知.

是的.這是姐姐口中的Busniess Bitch,她自稱.


那些正在夭折,是發自身體和意識上的雙向無助.

兩個人在一起總會有點曖昧的,這是她的想法.於是,縱使沒有想法也能憋出點想法.

王菲的曖昧聽了三年,是因為沒有去濫聽它.只是偶爾翻閱出來細細品味幾番.即略過之.所以,這樣的聆聽能夠一直保持.

"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林夕固然多情,字裡行間足矣讓聽者徘徊.

可是這樣的曖昧豈止能比較於她理解的關係呢.

可能的她,沒有見過安靜的交流,彼此沒有彼此的慾望,雙方沒有對方的需求.僅是安坐著,說話.

可能的她,沒有經歷過 行而上 的愛情.

於是,我想告訴她,我想帶著她去體會,去感受,我,

愛她.

媽媽說,現在的孩子都是怎麼了,

  • 婚前性行為;
  • 婚外情;
  • 第三者;
  • ..云云

而現在的我們,是怎麼了? 是沒有經歷過戰爭和大麻吞噬的半理性動物.


而我這正在夭折的,是所謂的無知.

我曾"企圖"感化她,感動她,用全部的精力去等她,雙手抽搐,如行屍走肉.

活該.

這些人,那些人... ...

而我,知道自己已學會了珍惜.這,彌足珍貴.不是嗎

我的她,你會懂的.


竇唯出了新專輯,而我卻沒有購得他的前一張[798],而北京的798,是那麼遠.

我的豆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