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達文西密碼

Published on 2010 - 04 - 05

2005年第14期﹕丹布朗栽贓的《達文西密碼》(2005/4/11)

撰文:吳宗文牧師

毋庸置疑,天主教是目前世界歷史悠久、最具組織及影響甚深的宗教,因此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逝世,不單令無數信眾懷念,也因他在列代教皇中位置之獨特性,令他成為舉世矚目之人物——他是歷史上第一位非意大利裔的教宗,是第二位跨越千禧的天主教領袖,也是第三位任期最長的人……。然而當舉世此刻注視天主教時,一個攻擊天主教和批評原始基督教的現象,卻因《達文西密碼》(The Da Vinci Code)這部小說掀起和持續進行。

more

《達文西密碼》是美國懸疑小說家丹布朗(Dan Brown)於前年的著作,出版後高踞暢銷書榜首達六十週之久,更被譯成三十多種語文,全球銷量已超過一千七百萬冊。單台灣年初書展時,六天內便售出一萬本。小說中虛構摻雜著歷史,令讀者對信仰真相感到撲朔迷離,因此,引發起羅馬教廷回應、歷史學者反駁、報刊爭相訪問及媒體熱烈討論,連美國廣播公司(ABC)及英國廣播公司(BBC)也分別製作兩個電視特輯,來分析書內事跡之真相。而且有一齣以小說為藍本的電影,也正在拍攝中。其受歡迎和影響程度,由此可見。

丹布朗的小說究竟提出了什麼問題,以致舉世如此有興趣地追讀呢?無可否認,小說本身寫得非常成功,除了懸疑氣氛、象徵解碼和文藝意識外,作者的豐富想像力,加上做足資料搜集,再用抽絲剝繭的偵查方法,將知性要求較高的中產讀者引進他所佈下的思索迷宮。

作者根據他所謂的蛛絲馬跡,認為:
(1)原始基督教根本是一個蘊含性愛神秘經驗和女神崇拜元素的智慧型信仰;(2)耶穌曾與抹大拉馬利亞成親並誕下一女嬰,後因初期教會排擠女性,馬利亞母女便逃亡至法國南部,而耶穌的血脈也一直延續下來;(3)後來天主教想隱瞞這些事實,希圖壓制和消滅這個秘密,然而在歷史中興起了兩個秘密組織——十字軍中的聖殿騎士團(Knight Templar)和郇山隱修會(Priory of Sion)——他們誓死保護這個秘密,並讓它繼續流傳下去。此書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為作者認為達文西是前述秘密組織的成員,曾在其名畫《最後的晚餐》畫下這些暗號。但他所謂的暗號——指耶穌旁側那位貌似女性的年青人,是抹大拉馬利亞而非使徒約翰——其實經藝術學者鑒定,認為那只是當時宗教畫的畫風問題。

丹布朗的說法當然引來不少宗教學者的異議。從歷史真相角度看來,我們可肯定說:達文西並沒有密碼,有的只是丹布朗的密碼,是他強行將所謂密碼插贓於達文西身上。

那麼,丹布朗的密碼又是什麼?著名新約學者達雷爾‧博克(Darrell Bock)在《破解達‧芬奇密碼》(Breaking The Da Vinci Code)一書中,認為密碼共有七項。然而筆者按丹布朗的思路和意圖,簡化為三項。

第一,丹布朗企圖將傳統可靠的聖經解構,然後將耶穌的歷史和基督教信仰的基礎安置於偽經的密碼上。他質疑新約聖經的可靠性,並為次經、偽經及諾斯底(一種當時流行的神秘主義)經卷不被列入正典抱不平。其實這都是舊問題,已有不少歷史學者曾經作出權威性的討論和解釋(可參F. F. Bruce, The New Testament Documents:Are They Reliable?)。用一個顯淺的比喻,便是數百年後一些不知底蘊的人可能會問,為何自稱是佛教的法輪功著作,不被列入佛教經典內一樣。這些託名偽造文獻的出現,基本上都是在正統基督教仍未成為合法宗教的時期。當時基督教自身亦難保,遑論用政治權力去壓制其他異端了!這正如使徒彼得針對當時已流行的信仰混雜主義作出預言:「從前在人民中,曾有假先知出來;照樣,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教師出現。他們偷偷把使人滅亡的異端引進來,甚至否認那曾經買贖他們的主,迅速地自取滅亡」(彼後2:1)。

第二,丹布朗企圖將歷史的耶穌解構,然後重構在幻像的密碼中。他質疑聖經正典的形成過程,其實是希望人能接納偽經的地位,從而達到其虛構耶穌歷史之目的。他毫不批判地接納了《末日密謀》(Doomsday Conspiracy)、《聖殿騎士之啟示》(The Templar Revelation)及《聖血與聖杯》(Holy Blood and Holy Grail)三本對歷史傳聞探討書籍之觀點,認定耶穌曾經結婚,其後人便是墨洛溫王朝(Merovingian)的先祖。聖殿騎士所尋找的「聖杯」(holy grail),其實是指繼承耶穌的「皇室血統」(royal blood)。但無論根據新約福音書或諾斯底文獻,都找不到有關及上述傳說的支持。而且有關馬利亞曾到歐洲之傳聞,也有不一致之說法。至於所謂在1956年於巴黎圖書館發現的耶穌後裔族譜,更被證實為帶有政治目的之捏造文件。若放棄歷史的耶穌,而去接受一個想像的耶穌,猶如放棄清朝正史及清宮秘檔所記載的雍正,而相信野史或金庸小說中那位弒父篡位及後來被呂四娘取去首級的雍正一樣。聖經說:「也不可沈迷於無稽之談和無窮的家譜;這些事只能引起爭論,對於上帝在信仰上所定的計劃是毫無幫助的」(提前1:4)。

第三,丹布朗欲將基督教信仰解構,然後代之以新紀元宗教的密碼。他接納非主流論述的說法,由《腓力福音》(耶穌死後約二百年的諾斯底著作)殘片中「吻」和「同伴」等斷續字眼,推想抺大拉馬利亞便是耶穌妻子。然後,判斷她是耶穌思想的真正繼承人。進而,將他個人信奉的新紀元母性觀念來曲解聖經,認為女神崇拜的衰落,是因為在歷史中被男權主義所取締;而耶穌的教訓該以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為正宗——即強調內心神秘知識,包括將性的契合提昇至宗教層面來理解。其實聖經中所宣示的神是超乎人的性別,而且教導男女當平等看待,所不同的只因兩性構造的特色,而有角色上之分工。若為高抬女性地位而不惜代價地轉向異教的女神膜拜,其實是信仰上的「政治矯正」(political correctness)。這猶如說儒家並沒有教導「三綱五常」,這只不過是後人竄改「四書五經」,為男性父權主義說項而已。聖經針對當時已萌芽的這類異端,早已作出警告:「許多人會隨從他們的淫行,因此真理的道,就因他們的緣故被人毀謗……因為他們說虛妄誇大的話,用肉體的私慾和邪蕩的事,引誘那些剛剛逃脫了錯謬生活的人」(彼後2:2,18)。

《達文西密碼》現象,正揭示了聖經所說:「因為時候快要到了,人必容不下純正的道理,反而耳朵發癢,隨著自己的私慾,增添許多教師,而且轉離不聽真理,反倒趨向無稽之談」(提後4:3-4)。

*********

美國著名鑽研新興宗教的作家理察‧阿邦尼斯(Richard Abanes)在《達文西密碼真相》(The Truth Behind The Da Vinci Code)一書指出,該小說與事實不符的地方共有五十三處之多。其實這並不出奇,因為當你購買此書,是從「虛構類」(Fiction)而非「歷史類」(History)的書架拿下,已經說明了此書所言並非事實。神學家博克說:「要破譯《達文西密碼》,就得問究竟耶穌是誰?而要破解這項重要的密碼,我們便應將注意力集中於耶穌與神聯為一體的關係……祂為贖世人的罪而犧牲,藉此帶來信仰者與神共享榮耀的新生……這就是真實且值得我們相信的耶穌密碼。」

讀者如欲深入破讀丹布朗的密碼,除了前述書刊外,也可參閱下列二書,這都有助進一步了解歷史真相:(一)禢浩榮《達文西的虛幻世界》(香港:天道);(二)Ben Witherington III, “The Gospel Code”(Downs Grove: IVP)

文章載自2005年4月11日《談天說道》福音專輯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