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裡城市,曾離天堂那麼近(2)

Published on 2010 - 04 - 13

聽到她的聲音是在爽朗的笑聲中.這聲音:

曾對著我說:我們總會在一起的;

曾對著我說:都會好起來的,都會好的;說著說著就成了"廢話","你這是廢話".是聽膩了嗎?

也曾設計著一切美好地未來,讓人充滿鬥志.
"我和我男朋友在吃飯."

很正常的約會,很不經意間地脫口而出,夾雜著淡淡的幸福,帶著絲毫的喜悅.可能吧.

潛台詞:"請不要打擾","沒事?沒事我就掛了噢".

拖曳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中,腦子一片空白,朋友在吃飯喝酒,自己操刀做的菜.曾經是如此溫馨的三個男人,在一起忙活著一頓晚餐,我卻冷場了.手上拿著啤酒就喝了起來.

酒入愁腸,想想自己受過的從未對他人傾訴的委屈,而這些那些,能算是委屈嗎?

曾瘋狂地打她電話,"您好,請不要掛機,您撥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

在聽了不計其數變後她接了起來.

"你幹嗎,不知道我和我男朋友在打電話啊".沉默;

曾一起坐在床上,翻閱著手機的同時遞給我看男友發給她的訊息.揪心;

我一再留低著自己的自尊心與耐性,告訴她,我愛她,會等她.

more


"13"和"燈泡"來家裡串門,到最後喝多了的我又拉著13去尋找LBB.謝天笑全國巡演的第三站.

好似我就尾隨著謝童鞋般走穴趕場.在LBB遇到susiet,挺健談的一個女子.我總想對著她說幾句話.而13,被我丟在了一邊.

說起謝童鞋的那晚,天花板上的霧氣往下掉,好不熱鬧.

我在LBB點起了火,Boss剛在場,數落了幾句,Come on,Come on... ...

晚上有英超,燈泡去開了間房,和13一起回到賓館的時候我已經睏得睜不開雙眼.於是,睡吧.


醒來的早晨是她的一個電話,突然發現我發出的聲音全是枯啞的,說不出話.

想問她分手了沒,想問她怎麼樣了.想問她... ...

不知不覺她掛了電話?我翻開手機里收到的短信是臨睡前她的"迷茫"兩字.

是她的男友在和別的女子通訊被看到了而對我來訴說她的迷茫麼?


我一早就離開了賓館,只身一人回到家,將昨晚在家喝酒的爛攤子給收拾好.

後來聽說,謝天笑無錫站搞砸了,在豆瓣里謝同學也有豆郵致歉.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