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她們的愛情

Published on 2010 - 04 - 09

就這麼一個彭坦,曾經唱著<南方>的彭坦,去年,結婚了.

以下為他的幸福記錄,以下為她的幸福記錄;

有心人,有心了.

而幸福,是TA們的.

春曉:

如果时光倒退六个月,我想我是另外一个男人。如果時光倒退六個月,我想我是另外一個男人。 不,可以说是另外一个男孩。不,可以說是另外一個男孩。 和今天的我相比,几乎相距了半个星球。和今天的我相比,幾乎相距了半個星球。 仅仅的六个月!谢谢让我遇见了你,在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僅僅的六個月!謝謝讓我遇見了你,在一個最合適的時機。

大约在六个月之前,一次颁奖典礼的后台,我第一次见到你。大約在六個月之前,一次頒獎典禮的後台,我第一次見到你。 在此之前我从没见过你的面孔。在此之前我從沒見過你的面孔。 而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要再倒退一个月,那时我刚做了一首新歌,有朋友推荐一个叫”春晓”的人来唱,我还没来得及打电话给你,就在后台遇见了你。而第一次聽到你的名字要再倒退一個月,那時我剛做了一首新歌,有朋友推荐一個叫”春曉”的人來唱,我還沒來得及打電話給你,就在後台遇見了你。 那时,我不知道你就是春晓。那時,我不知道你就是春曉。

more

一切都来的那么美妙和突然,你要了我的电话,你打给我。一切都來的那麼美妙和突然,你要了我的電話,你打給我。 我发现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發現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我知道你不会理解成,”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唱我新歌的人。”打个比方,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听不懂我的话,只有你能。我知道你不會理解成,”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個唱我新歌的人。”打個比方,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聽不懂我的話,只有你能。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那些奇妙的事。說到這裡,我想起了那些奇妙的事。

我和你都说,我们是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小孩,所以有时候我们会叽哩咕噜一些外星语。我和你都說,我們是來自另外一個星球的小孩,所以有時候我們會嘰哩咕嚕一些外星語。 只有我们两个能听懂。只有我們兩個能聽懂。 每当你跟我说起一件事情,总是”#&^#^$,就那样……”就哪样?你没有任何描述,然而我能明白。每當你跟我說起一件事情,總是”#&^#^$,就那樣……”就哪樣?你沒有任何描述,然而我能明白。 有时候我也会说一些奇怪的方言,我从小到大在很多地方生活,脑海里有很多方言,时间长了它们会模糊,成了属于我自己的奇怪东西,但是你全都能听懂。有時候我也會說一些奇怪的方言,我從小到大在很多地方生活,腦海裡有很多方言,時間長了它們會模糊,成了屬於我自己的奇怪東西,但是你全都能聽懂。 是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甚至有时候都觉得太快了。是的,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隔閡,甚至有時候都覺得太快了。

我接着说。我接著說。 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你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十几年来一直在找的,那个女孩。十幾年來一直在找的,那個女孩。 我以前写过很多很多歌,所有关于爱情的部分都是假想出来的。我以前寫過很多很多歌,所有關於愛情的部分都是假想出來的。 从我第一张专辑的”我的天使”,到后来所有为爱情写的歌,我在写的时候,其实脑海里都有一个假想的爱人。從我第一張專輯的”我的天使”,到後來所有為愛情寫的歌,我在寫的時候,其實腦海裡都有一個假想的愛人。 我不知道她是谁。我不知道她是誰。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存在。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存在。 但是碰到你之后,我发现一切都对上了。但是碰到你之後,我發現一切都對上了。

与时间无关,我们在遇见的那一刻,已经注定有很深的感情了。與時間無關,我們在遇見的那一刻,已經註定有很深的感情了。 虽然之前没有任何交集,但是我知道,所有的都是对的。雖然之前沒有任何交集,但是我知道,所有的都是對的。 所有的点滴,你的习惯,你说话的方式,我觉得都是那么自然,一点都不做作。所有的點滴,你的習慣,你說話的方式,我覺得都是那麼自然,一點都不做作。 其实我们从骨子里都觉得这很难得,那些不可思议的、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其實我們從骨子裡都覺得這很難得,那些不可思議的、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 我知道,越是这样,我们越是要,珍惜。我知道,越是這樣,我們越是要,珍惜。

这副手链,是我亲手做的。這副手鍊,是我親手做的。 用吉他的弦。用吉他的弦。 每个金属的小珠子都是吉他的弦扣,我从认识你之后就开始攒这个东西。每個金屬的小珠子都是吉他的弦扣,我從認識你之後就開始攢這個東西。 吉他弹废了把珠子换下来,我攒下它们,做成了这个手链。吉他彈廢了把珠子換下來,我攢下它們,做成了這個手鍊。 在我们刚认识不久,也就是第一个月的纪念日吧,我把它送给你。在我們剛認識不久,也就是第一個月的紀念日吧,我把它送給你。 我想说,这些大大小小的珠子,应该就是我和你在一起之后经历的一些磨难吧。我想說,這些大大小小的珠子,應該就是我和你在一起之後經歷的一些磨難吧。

我知道我和你在碰到彼此之前都是很自私的,那种自私是来源于一种自我保护,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很自我,所有的事情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我知道我和你在碰到彼此之前都是很自私的,那種自私是來源於一種自我保護,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很自我,所有的事情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我和你都有特别深的这种性格。我和你都有特別深的這種性格。 所以我们俩在一起,有过不少争执分歧还有吵闹。所以我們倆在一起,有過不少爭執分歧還有吵鬧。 每一次吵闹,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在我看来,它们都是磨难。每一次吵鬧,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在我看來,它們都是磨難。 但是,每一次吵闹之后我们就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那些磨难能更深层地教会我们怎么在一起生活。但是,每一次吵鬧之後我們就再也不會犯同樣的錯誤,那些磨難能更深層地教會我們怎麼在一起生活。

我们在一起生活,不是为了让感情更深(我们早已经很深了),而是为了互相学习。我們在一起生活,不是為了讓感情更深(我們早已經很深了),而是為了互相學習。 比如我们要学会,两个人面对一件事物可能存在不同看法,但是这个存在不会伤害到对方。比如我們要學會,兩個人面對一件事物可能存在不同看法,但是這個存在不會傷害到對方。 这非常困难,但是我觉得现在已经越来越好,所以每一次特别痛苦的挣扎都是很珍贵的,应该保留下来。這非常困難,但是我覺得現在已經越來越好,所以每一次特別痛苦的掙扎都是很珍貴的,應該保留下來。 于是我把那些大大小小的磨难穿起来,就是想说,无论怎样它们都不会真正拆散我们。於是我把那些大大小小的磨難穿起來,就是想說,無論怎樣它們都不會真正拆散我們。

那条手链的坠子,是一个被雕刻成的天使。那條手鍊的墜子,是一個被雕刻成的天使。 它是我一条项链上的,以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它一直被摆在那里。它是我一條項鍊上的,以前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意義,它一直被擺在那裡。 遇到你之后,我突然觉得很有意义。遇到你之後,我突然覺得很有意義。 于是我把它摘下来,做了手链的坠子。於是我把它摘下來,做了手鍊的墜子。

你一定知道,你是我的天使;但是你未必知道,你给我带来了什么。你一定知道,你是我的天使;但是你未必知道,你給我帶來了什麼。

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希望成为一颗那样的树:像一把宝剑一样,一直往天上长,长的特别高,特别尖。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希望成為一顆那樣的樹:像一把寶劍一樣,一直往天上長,長的特別高,特別尖。 我的个性是特别尖锐的,不是向上,就是向下。我的個性是特別尖銳的,不是向上,就是向下。 如果事情好了,就会一直朝好的方向,快速地飞奔。如果事情好了,就會一直朝好的方向,快速地飛奔。 如果不好了,就会控制不住地想摧毁,那种痛苦是非常深的。如果不好了,就會控制不住地想摧毀,那種痛苦是非常深的。 你来了以后,当我在开始摧毁所有东西的时候,你会保护我。你來了以後,當我在開始摧毀所有東西的時候,你會保護我。 不会真的让我向下,摧毁一切。不會真的讓我向下,摧毀一切。 以前没有任何人能控制住我的这种情绪,只有你。以前沒有任何人能控制住我的這種情緒,只有你。

其实你也是,你的性格也有非常极端的一面。其實你也是,你的性格也有非常極端的一面。 第一次让我有这种感觉后,我觉得我的责任特别重大。第一次讓我有這種感覺後,我覺得我的責任特別重大。 在你觉得混乱和崩溃的时候,我必须要牺牲和付出。在你覺得混亂和崩潰的時候,我必須要犧牲和付出。 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這種感覺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我想说,遇到你以后,我愿意成为这样的树:不是特别高,不会那么尖了,但是枝叶非常茂盛。我想說,遇到你以後,我願意成為這樣的樹:不是特別高,不會那麼尖了,但是枝葉非常茂盛。 你让我学会,我要像一个男人一样去决定事,而不是只管舒服不舒服。你讓我學會,我要像一個男人一樣去決定事,而不是只管舒服不舒服。 这也是一种成长,这个成长只能是生命中最爱的那个人才能给你的。這也是一種成長,這個成長只能是生命中最愛的那個人才能給你的。

其实要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但是时间的长短和爱情的程度没有关系。其實要說,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不算長,但是時間的長短和愛情的程度沒有關係。 也就是说,我们不是非要拿时间来证明什么,证明我们是真挚的或是什么。也就是說,我們不是非要拿時間來證明什麼,證明我們是真摯的或是什麼。 就好像很多节日一样,情人节也好,什么也好,我觉得节日不会超越平凡,是平凡超越节日。就好像很多節日一樣,情人節也好,什麼也好,我覺得節日不會超越平凡,是平凡超越節日。 所有的纪念日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点缀。所有的紀念日對於我們來說,只是一個點綴。 我不会为了这些点缀去刻意做些什么,最关键的还是平时在一起的那些,我不相信这个背后还有更伟大的。我不會為了這些點綴去刻意做些什麼,最關鍵的還是平時在一起的那些,我不相信這個背後還有更偉大的。

我们经历的所有,热恋也好,平凡也好,我不认为这个背后还有更冒险的东西。我們經歷的所有,熱戀也好,平凡也好,我不認為這個背後還有更冒險的東西。 或许每个人对很多东西充满欲望,对物质是,对感情也是。或許每個人對很多東西充滿慾望,對物質是,對感情也是。 可能看到别人的恋爱会觉得那个是不是更好,或者我的下一个女朋友会不会更漂亮,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希望。可能看到別人的戀愛會覺得那個是不是更好,或者我的下一個女朋友會不會更漂亮,人都會有這樣的一個希望。 其实这是一个特别荒诞的东西,如果你真的专注的话,你会发现,那背后鲜艳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你想象出来的,其实你现在经历的这个东西最鲜艳。其實這是一個特別荒誕的東西,如果你真的專注的話,你會發現,那背後鮮豔的東西都是假的,都是你想像出來的,其實你現在經歷的這個東西最鮮豔。

我觉得这种感受更小的时候明白不了,所以我跟你正好就是在一个特别对的时间和位置碰上了。我覺得這種感受更小的時候明白不了,所以我跟你正好就是在一個特別對的時間和位置碰上了。 之前经历的所有一切,都是一定要经历之后才能碰到你的。之前經歷的所有一切,都是一定要經歷之後才能碰到你的。 如果不经历那些,是不可能有今天在一起的我和你。如果不經歷那些,是不可能有今天在一起的我和你。 所以一切都是对的,这种感觉很踏实。所以一切都是對的,這種感覺很踏實。 我不会再顾虑了,不会再害怕,不好了以后怎么办?我特别坚定,不会不好的。我不會再顧慮了,不會再害怕,不好了以後怎麼辦?我特別堅定,不會不好的。 我们不会分开的。我們不會分開的。

我和你都说,我们是来自外星球的小孩,这一生是在这儿度过的,等这一生结束后,会去别的地方。我和你都說,我們是來自外星球的小孩,這一生是在這兒度過的,等這一生結束後,會去別的地方。 我不能肯定下一生还能遇到你,所以这一生要好好度过。我不能肯定下一生還能遇到你,所以這一生要好好度過。

你看,身边的很多朋友都结婚了,把感情用结婚来做一个见证。你看,身邊的很多朋友都結婚了,把感情用結婚來做一個見證。 这正是我想说的:没有什么爱情是不凡的,它们最终都将走到一条最普通的道路上。這正是我想說的:沒有什麼愛情是不凡的,它們最終都將走到一條最普通的道路上。

我们一定也会越来越平淡,因为爱情本就是平凡的,时间越长就越平凡。我們一定也會越來越平淡,因為愛情本就是平凡的,時間越長就越平凡。

我想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述我的情感,因为没有什么比爱更单纯、更没有修饰了。我想用最簡單的語言表述我的情感,因為沒有什麼比愛更單純、更沒有修飾了。 希望我做到了。希望我做到了。

你的彭坦你的彭坦


亲爱的彭坦:親愛的彭坦:

北京的冬天很冷,我在温暖地睡着。北京的冬天很冷,我在溫暖地睡著。 有你在我身旁,我知道,你在等待我醒来后的第一个吻。有你在我身旁,我知道,你在等待我醒來後的第一個吻。

我熟睡着。我熟睡著。 只有你知道,我是如此安全,还有那蠢蠢欲动的幸福。只有你知道,我是如此安全,還有那蠢蠢欲動的幸福。 只是有些沮丧。只是有些沮喪。 有很多话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就先替我说了。有很多話我還沒有來得及告訴你,你就先替我說了。 所以这一次,等我醒来,我一定要告诉你,所有的一切。所以這一次,等我醒來,我一定要告訴你,所有的一切。

你不知道吧。你不知道吧。 第一次见你的那天,我在后台跟人说话。第一次見你的那天,我在後台跟人說話。 抬起头,看见一双特别白净的腿,穿一条短裤,下面穿着白球鞋。抬起頭,看見一雙特別白淨的腿,穿一條短褲,下面穿著白球鞋。 我喜欢特别干净的人。我喜歡特別乾淨的人。 于是我抬头,看你。於是我抬頭,看你。 在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是一瞬间,我觉得,”就是他”。在我見到你的時候,就是一瞬間,我覺得,”就是他”。 我并没跟你说过,后来你告诉我,你同时也在心里想,”就是你。”我並沒跟你說過,後來你告訴我,你同時也在心裡想,”就是你。”

我戴着你亲手给我做的手链,它是你做的,那么它和所有的东西都不一样。我戴著你親手給我做的手鍊,它是你做的,那麼它和所有的東西都不一樣。 手链的坠子是一个天使,你说过,我是你的天使。手鍊的墜子是一個天使,你說過,我是你的天使。 其实,我从第一天见到你就想说,你是我的天使。其實,我從第一天見到你就想說,你是我的天使。

我想说的一切,都是你想说的。我想說的一切,都是你想說的。 我们的齿轮是合上的。我們的齒輪是合上的。 觉得特别好。覺得特別好。

有一天你非常高兴地告诉我,”太好了,终于可以和人一起分享喜欢的闷片了。”你并不知道,那正是我想说的。有一天你非常高興地告訴我,”太好了,終於可以和人一起分享喜歡的悶片了。”你並不知道,那正是我想說的。

我们都是不太爱说话的人,好在我们都懂对方。我們都是不太愛說話的人,好在我們都懂對方。 我们有别人不能了解的东西,而且是不用说的。我們有別人不能了解的東西,而且是不用說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對的。

那些闷片是没法跟朋友一起分享的。那些悶片是沒法跟朋友一起分享的。 朋友在一起要高兴啊,喝点酒啊,唱歌啊。朋友在一起要高興啊,喝點酒啊,唱歌啊。 看这种片子就会越来越DOWN,所以都是自己看。看這種片子就會越來越DOWN,所以都是自己看。 自从和你在一起,终于一起找到了乐趣。自從和你在一起,終於一起找到了樂趣。

朋友们说,他们怎么越看越配啊。朋友們說,他們怎麼越看越配啊。 你妈妈第二次来北京看我们的时候,说,”怎么这两人越来越像啊。”嗯,可能我们就是有一种气场,特别像。你媽媽第二次來北京看我們的時候,說,”怎麼這兩人越來越像啊。”嗯,可能我們就是有一種氣場,特別像。 对事物的看法,价值观,还有我们的秘密。對事物的看法,價值觀,還有我們的秘密。

很多时候朋友说,怎么这么难找,那个人。很多時候朋友說,怎麼這麼難找,那個人。 我说,这个不是追寻来的。我說,這個不是追尋來的。 等到来了,就知道了。等到來了,就知道了。

我们伸出左手,无名指上纹了一枚相同的戒指。我們伸出左手,無名指上紋了一枚相同的戒指。 是我生日那天,你送我的礼物。是我生日那天,你送我的禮物。 之前我有纹身,你没有。之前我有紋身,你沒有。 我不希望你有,除了戴戒指的地方。我不希望你有,除了戴戒指的地方。 结果那天你就说,”我们在手指上纹一个吧?”我知道,你在奉献你,我也奉献了我。結果那天你就說,”我們在手指上紋一個吧?”我知道,你在奉獻你,我也奉獻了我。 而它们一旦被刻下,就再也不会被摘掉了。而它們一旦被刻下,就再也不會被摘掉了。

我们两个人都是演艺圈的人,你以前说这是个问题,人家希望看到的是不好的东西。我們兩個人都是演藝圈的人,你以前說這是個問題,人家希望看到的是不好的東西。 但是,掉进爱情里,什么都不管了。但是,掉進愛情裡,什麼都不管了。 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了。這個時候,已經不在乎別人說什麼了。 因为觉得很安全,所以我们不害怕那些。因為覺得很安全,所以我們不害怕那些。

前几天看了一部片子,《南方公园》,一部大人看的动画片,每一集故事都很有道理。前幾天看了一部片子,《南方公園》,一部大人看的動畫片,每一集故事都很有道理。 昨天看了一集就是讲爱情的。昨天看了一集就是講愛情的。 说真的碰到爱情的时候,你是奋不顾身的,完全没有原则的。說真的碰到愛情的時候,你是奮不顧身的,完全沒有原則的。 如果你有理智的时候,可能那都不叫爱情。如果你有理智的時候,可能那都不叫愛情。

我们都是很真实、很纯粹的人。我們都是很真實、很純粹的人。

昨天胃不舒服了,突然疼的厉害,想让你照顾我。昨天胃不舒服了,突然疼的厲害,想讓你照顧我。 但你因为一天的通告很累,昨天睡着了,没有照顾我。但你因為一天的通告很累,昨天睡著了,沒有照顧我。 早上醒来之后,你自责了一整天。早上醒來之後,你自責了一整天。 还哭了。還哭了。 其实会哭的男孩是懂感情的。其實會哭的男孩是懂感情的。

我特别幸福的时候,也会哭。我特別幸福的時候,也會哭。 有一次被你看到,你惊讶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对你不够好?我说不是。有一次被你看到,你驚訝地問我,怎麼了,是不是對你不夠好?我說不是。 可能正常的人是快乐的时候会笑,悲伤的时候流眼泪,但我不是。可能正常的人是快樂的時候會笑,悲傷的時候流眼淚,但我不是。 就像我看北野武的电影,他非常暴力,但是他想要说的反而是恰恰相反的事情。就像我看北野武的電影,他非常暴力,但是他想要說的反而是恰恰相反的事情。 我觉得人到了极致的时候,或者真正碰到很纯粹的东西,其实是一个相反的。我覺得人到了極致的時候,或者真正碰到很純粹的東西,其實是一個相反的。 其实我那天是非常幸福的感受,我是一边哭一边写那篇博客的,其实我想表达的就是,很爱你。其實我那天是非常幸福的感受,我是一邊哭一邊寫那篇博客的,其實我想表達的就是,很愛你。 很深很深的那种爱。很深很深的那種愛。

以前也有过其它的感情,这次不一样。以前也有過其它的感情,這次不一樣。 虽然时间那么短。雖然時間那麼短。 但是这个完全跟时间没有关系。但是這個完全跟時間沒有關係。

现在知道,以前所有经历的,那一切都是为了现在而一定要经历的。現在知道,以前所有經歷的,那一切都是為了現在而一定要經歷的。

今年是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其实它在我们心里不是特殊的一天,其实每天在我们心里都是情人节。今年是我們的第一個情人節,其實它在我們心裡不是特殊的一天,其實每天在我們心裡都是情人節。 某一天看了一场电影,或者发现一个特别美的画面,都是我们的情人节。某一天看了一場電影,或者發現一個特別美的畫面,都是我們的情人節。 它在我们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里。它在我們的分分秒秒點點滴滴裡。

我想说,我们一定会有未来的。我想說,我們一定會有未來的。 一定会在一起的。一定會在一起的。 等我们老的时候,可能还是这样,还是会这样爱。等我們老的時候,可能還是這樣,還是會這樣愛。

可能是在二十五年之前,或者更久,我不能确定。可能是在二十五年之前,或者更久,我不能確定。 我像一个在水中漂浮的摇篮中的婴儿,顺流漂到你的身边。我像一個在水中漂浮的搖籃中的嬰兒,順流漂到你的身邊。 你伸手接住了我。你伸手接住了我。 你看见我满足地睡着,安全无比。你看見我滿足地睡著,安全無比。 我终于相信,有种幸福是纯洁的,一点灰尘都没有。我終於相信,有種幸福是純潔的,一點灰塵都沒有。

你的 春晓

Listening:《我們的小世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