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1982的寧波

Published on 2010 - 04 - 23
  • 那裡,曾是這座城市唯一散發著朋克,搖滾,民謠氣息的聚集地;
  • 那裡,曾出現過大大小小廠牌的非著名樂隊;
  • 那裡,曾到過"刺蝟","冷酷仙境","冥界","脑浊乐队","沼泽乐队","21克","木马"... ...
  • 那裡,曾到過"王娟"和"李志"(這B).

可能是由於掌櫃的經營不善,可能是由於外界的壓力干擾,也可能是這座在蓬勃發展中的城市容不下這樣的氣息.我們沒有再看到過1982.

more

國內之處應該沒有Bar,Pub 這樣的概念,即使有那也是老外引進版.一開始的北京,後來的廣東,直到上海.人們的引進版極大程度上曲解了這樣的意味:

  • 所謂的"氛圍情調"是嗑藥,包廂,迷幻,摸來摸去,嘔吐,蹦跳,一絲不掛;
  • 所謂的"需要放鬆一下"是在人魚混雜的地方"把妹",帶她去賓館;
  • 所謂"志趣相投"的夜客們會互相介紹某某女...雷同嫖客;
  • 而校園里,所謂的交流生不就是出國去開Party援交麼? 所謂"大家都需要"而已.

早已經變味了的場所以及人群在那干一些光天化日下干不得的事...

  • 他們概念中的吶喊是在那亂吼;
  • 他們播下的種子主動靠遏制性藥物去謀殺;

  • 他們流過的汗滴在了女人的背脊上;

  • 他們...他們的生活戴套套.[Solo by 李志]

面對與商業利益的衝突,一些門面改裝,所謂"水會",所謂"國會",所謂他媽的娛樂.

寧波,這樣的一座好似戴著避孕套的城市在所謂蓬勃地發展.與大多數國人一樣,想開放,學著遮遮掩掩;想裝有內涵,學著羞羞噠噠.而每座發展中的城市都一樣.更別提上海那不懂得保護女人子宮的大都市.

寧波沒有了1982,老謝來寧波時選擇了LBB銀座,而我錯過的那晚是整個屋頂在往下滴汗的場景.

寧波沒有了1982,多開了幾家桑拿,洗浴中心,娛樂會所.當然,這些那些沒有必然聯系.
國內興起的民謠不俗,也不乏才人輩出.我只希望每到一個地方能提供一個舞台,讓他們去展現這樣的一種音樂.杭州的尚有"旅行者"在,可寧波呢.沒有.於是,謝天笑換場所了,周雲蓬放棄了這樣的念頭,萬曉利?可能想也沒想過南下吧.

有人在問:寧波還有沒有搖滾樂.

這是一個音樂綻放的季節,各地的音樂節都盛大開舖,草莓和迷笛竟然還撞了.成都,重慶,杭州也在09年開始搞了.寧波呢?咱還小.可這能算理由麼?

1982也曾想重開過,說好的09年六月份,可是直到現在.我曾想過的自己架設一間並沒有考慮那麼多.除去了一些基本設施,包括場地,銷售物品,簽約樂隊,消防措施等,我甚至可以不分搖滾和民謠,可以接受金屬,朋克,甚至是地下,死亡,軍團等.出租車司機路過時,會進來喝一杯;酒店大廚下班後會來坐一會兒.實行軟制度的禁煙政策.對於社會風氣,當然不會將它磨蝕掉,何況這本就沒有滋長敗壞的社會風氣.但卻是那些聽滿了名車的"勁吧"門口,那妖艷的女郎騷動的屁股.

希望這樣的都市在發展的同時不會忘記了人們原初中內心的需要的一些東西.

可能,再過段時日,這一切就沒有想像地那麼糟了.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