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記

Published on 2010 - 05 - 19

和燈泡分手,是不爭的事實.一月有餘.

我埋怨他從開始到現在竟沒有一點對我的關照,有時甚至還帶點責罵;

  • 他沒說什麼.
    我埋怨他從未主動能夠打電話給我,當然,在提示之後有;

  • 他沒說什麼.
    我埋怨他成天和別人出去喝酒,抱其他的女人在腿上晃;

  • 他沒說什麼.
    我埋怨為什麼去寧大放飛風箏的不是他陪著我.

  • 他亦沒說什麼.
    ... ...
    就這樣,在MSN上我吐出了所有的話,而他,則將我刪除了好友名單.


我說:原來你這樣珍惜我,為何在熱戀中都未聽講過.

more

他說:...

我說:每天扮作幸福始終有些心虛.

他說:...

我說:就當我還未放鬆自己.

他說:我去屙屎.

我說:別離開,聽我說完這些.

他沒說話.

我說:我怕死,你可不可以暫時別要睡.陪著我,像最初相識我當時未怕纍.

我說:我去LBB喝了杯長島冰茶,換得了昨晚的半晚安睡.

我說:誰人待我好對我差,太清楚.

我說:想繼續裝傻,卻又無力受折磨;心裡羨慕有些人,麻木到不計後果.

他回來了,說: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於你躲過雨的屋簷.

.到底是為什麼分手你很清楚.

他終於受不了我"發作"...一把將我從MSN中刪除;當時的我沒再吭聲,以為他隱身下線.或者是臨時出小差去了,就這樣,一直等.等了一天,等了兩天...

  • 聽說,分手後的那晚他又和同事一起出去叫了小姐;
  • 聽說,後來的他睡得好,吃得好,只是生活有些單調;
  • 聽說...

到如今的現在才發現,自己想問的那一句"如今跟某位同居"已經說不出口.可知,知道或是不知道,又奈何.

我倆就像『滾』中所唱的一樣,互相對罵,而都沒有換得好結果.

傻的我.


我拉著遠在上海的彩虹說:我和燈泡分手了.一段時日了.

又說了很多話:

有一些古詩亦或是短文皆是開頭平淡,直到高潮時喚出咆哮.而『滿江紅』這樣的卻不是,它們從開始之處遍充滿著豪情壯志.而現在這樣的詞句已經很少了.比如『Wake Me Up When The September Ends』,再比如"高旗&超載"的『九片棱角的回憶』,又比如Miriam的『姊妹』.

夕爺能化身做女人,譜下姊妹,寫給天下千千萬萬纏綿中的男男女女,自己卻孑然一身站在橋的對面看風景.要知道,夕爺曾話:千樺是自己身上的一塊肉吶.09年千樺出嫁,夕爺挽著她的手流下淚,當然那是可幸的淚.丁子高著實不是什麼壞人吧.但願.

Miriam在演唱會收尾時哭聲高唱『姊妹』,泣不成聲.可真是煽人眼淚.我亦是如此.

顯然地,和彩虹的對話已經語無倫次...

直到問到彩虹是否還在等著遠行的她?

他回答說等又如何,沒在等又如何.

我說我受不了以後看著你結婚,我不會參加你的婚禮,但人情還是會贈送的.

他也受不了我.

我怪,只能怪自己為何忍不到身披禮服的最美那一刻.

可我也將他犯下的錯都得過且過之,扮作糊塗都一直有努力在做.

為什麼,為什麼,是為什麼.

讓我說我願意誰在乎過,

你知道那答案快提示我.
如今的我只能祈願:那個那個誰,分半點福氣給我,不准留低我,一個.


(via DA)

燈泡,男,江南人士.至今飄無定所.追求的是及時行樂.

文中提到文字來源:

  • 『加入讓我說下去』 - 楊千樺 ,詞作:林夕
  • 『可惜我是水瓶座』 - 楊千樺 , 詞作:黃偉文
  • 『姊妹』 - 楊千樺 , 詞作:林夕
  • 『滾』 - 楊千樺 ,詞作:黃偉文 ,曲: C.Y.Kong

注:林夕,原名黃偉文.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