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青年

Published on 2010 - 05 - 04

今天五四.

那是九零年之前的青年,他們莘莘學子,他們意氣風發.他們憂國憂民,他們敢為天下先.他們譜寫著不停頓的進行曲.

當然,他們同時背負的是振興的抱負,鬥志與理想,都在盛開.

我看到的現在卻是滿大街的女性朋友穿著千瘡百孔的黑絲襪.這是美;

我看到的現在是豆瓣漫天的"求大叔",校內分享全部的美圖,這是美;

我看到的是大家晃動著生殖器,所謂男人,滿足需要;

我看到的... ...

結婚,原因之一也許正是尋求著穩定的性生活,而已.
當然,這是我的問題,我的眼界有問題,我的思想有問題.我,有問題,而已.

more

我們就一直在討論為什麼中國產不出Steve Jobs的問題上糾纏.卻沒有看到我們所擁有的都是一些雜碎.


和13聊天,會聊到很多.比如馬克思,比如歷史,比如社會制度什麼的.

現在的青年早已經為現實所壓迫,這是句矯情的話.

社會本就是以人為本體的,現實也都是社會活動所引起的,這本來都是人們創造出來的氛圍與條件.而那些話兒,也不都是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玩意兒.

13感嘆著某某博士生在求學後步入社會,眼睜睜看著社會,需要為房子去掙錢,要為養活父母而掙錢,要為養育下一代而掙錢.人活著也就這樣了.數學家,無性別區分的物理學家,他們在科研領域呆一輩子的人畢竟少數.於是,我們感嘆著還有什麼狗屁理想.

我說,我一直都在尋找著答案,人是干什麼來的,至少我對人從無到有這樣的一種現象很有興趣.當然我不是指孕育.就像[羅拉快跑]裡演繹的,那也只有德國民族會去深思.

聽著13說著整個明朝的事兒,講到了厚黑學,那竟然被信奉為很有用,至少對付這個世界很有用.

想起一個朋友,

  • 他說這世界是不是我們的,我們該吃什麼穿什麼;如果沒有人看著我,我該多快樂;
  • 他說這世界是不是我們的,爸爸和媽媽也不該有的.我可是個男人,為什麼打不起精神.

當然,這是李志的朋友.

媽媽說,現在的孩子都怎麼了.

婚外戀;

婚外情;

情人,泡友,第三者;

... ...
噢對,他們還要為這樣的事情而煩惱著.

當然,13本身也就沉迷在公關(職場)危機中,稍微慶幸的是他還有意識到,至少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多少的我們還有理想,多少的我們還有在往理想的方向上眺望.

某某說我現在好好掙錢,等掙到錢了再去付諸理想.再說下去就急了:我他媽至少先得養活自己吧.

沒有理想,那麼信仰.我們能信奉什麼.

我依然會翻開劉韌的[我們信仰互聯網]一文,經常去閱讀一翻.這就好似中國互聯網開端的凱歌一般激勵著它前進.可是...也不知道劉韌的獄中生活過得好不好.

我們,一面對嚴肅,就迷茫;這是鐵錚錚的事實.所以很多東西都告誡著自己不要去想多,可是很多問題不去想繼續渾渾噩噩地寄生在這"美麗"的地球上,來一回,走一回.那也是一生.

  • 這樣的我們在少年時尚還有自己的愛好,無論是喜歡不喜歡的,強迫與被強迫的,都去拼搏著.這是偽少年;
  • 這樣的我們在青年時傷春悲秋,這是偽青年;
  • 這樣的我們在成年時為著生活而向社會要口飯吃,這是偽成年;
  • 這樣的我們在老年時也同樣會去說夕陽紅,回望一生,仍然迷茫,這是?

94年前我們還有王小波.現在的我們尚還有艾未未,周曙光,韓寒,邵小毛.當然,舉不勝舉,何以不歡.

本文不足以拿來去紀念那五四,只是我都已經忘記了我們該應該有怎樣的行動才有資格去述說將來,怎麼樣的生活.

還是那句話:

  • 陳冠希,周傑倫, 阿嬌,鄧 小 平,毛 澤 東, 謝霆鋒… …馬克思,希特勒,…,楊振寧,余秋雨,都很牛逼.
  • 我們的生活多美好!

我看見你靠在窗口沉默,路過了青春我們還擁有什麼.

這讓人心慌;

這讓人心慌;

這讓人心慌;

這讓人心慌;

這讓人心慌;

這讓人心慌;

這讓人心慌.

(Image via 2010索尼国际摄影)至少我們還能唱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