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 囍帖街

Published on 2010 - 07 - 24

这本是我以前连在再演绎《囍帖街》中的一个站外链接,是一篇”鄭美寶“老師的文章,记录于她的【教師週記】中,但是不知道为何她的Live Space关闭了,文章也不在了。莫名却找到一个PDF文档,里面就是她的这一篇:集體回憶 ── 囍帖街(謝安琪)。

原文是正体中文的,我摘抄出来的用简体:

-------我是文章伊始的分割线---------------------

在本土音乐市场中,爱,爱,爱成为流行曲的方程式。单一的主题与格调,难以引起听众的共鸣,亦影响了作品的素质。在情感泛滥的都市中,囍帖街成为本年度我最喜爱的作品。作品以文字与声音的结合,反映现代人的恋爱态度,更抒发对囍帖街的情怀,以至对城市变迁的感慨。

序幕。都市人恋曲

more
忘掉种过的花 重新的出发 放弃理想吧

别再看尘封的囍帖你正在要搬家

筑得起人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

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永远也不差

作品以一出爱情悲剧为序幕,讲述一对恋人由将近结婚到分手收场。词人黄伟文以“尘封的囍帖”交代主角留恋着没结果的爱情,象征着对爱的坚持与无奈,为作品添上一丝悲凉与哀愁。“筑得起人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尽管人生无常,也要积极面对,不要意志消沉。“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永远也不差”,从另一角度欣赏生活,寻找真正的心灵寄托。

怀缅。湾仔利东街

就似这一区

曾经称得上美满甲天下

但霎眼全街的单位快要住满乌鸦

好景不会每日常在

天梯不可只往上爬

爱的人没有一生一世吗

大概不需要害怕

作品以景喻人,以囍帖街的拆卸重建,比喻变幻的爱情以至人生。画面一转,走到“曾经称得上美满甲天下”的囍帖街,经历过兴盛与衰落,最终也敌不过时间的洗礼,顷刻化为颓垣败瓦。人们仿佛在回旋木马上,静待每幕画面的转换,捕捉刹那的美好风光。谢安琪以靡曼的歌声唱出‥:“爱的人没有一生一世吗?“当中交织着淡然,惋惜的感情,不禁令人垂泪。

惋惜。岁月的童话

忘掉砌过的沙

回忆的堡垒刹那已倒下

面对这坟起的荒土你注定学会潇洒

阶砖不会拒绝磨蚀

窗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就会一生一世吗

又再惋惜有用吗

个人最爱的两句‥“阶砖不会拒绝磨蚀窗花不可幽禁落霞”,纵然对方甘愿付出,甚至作出牺牲(磨蚀),亦无力挽救逝去的爱情(落霞)。文辞之美,感情的细腻,令我想起另一位“婉约派”词人林夕,二人同样具一定的文字功力。在谈情说爱的作品中,少有“海枯石烂”,“惊天动地”的伟大爱情悲剧,反而喜用清新隽永的文字表达,在字里行间流露着诗情画意,让“爱”回归到纯真的境界。

珍惜。永恒的印记

忘掉爱过的他

当初的囍帖金箔印着那位他

裱起婚纱照那道墙

及一切美丽旧年华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过的家

小餐台,沙发,雪柜及两份红茶

温馨的光境不过借出到期拿回吗

等不到下一代吗 是吗

终须会时辰到 别怕

请放下手里那锁匙 好吗

当童话顿成泡影,如此“美丽旧年华”,“温馨的光境”犹如昙花一现,只能维系瞬间的浪漫。忘掉失落的痛楚,让一切留在记忆中,用另一方式欣赏生活。就如昔日繁华的囍帖街,曾“撮合”不少美好姻缘,但如今却面临拆卸重建;在童话式婚礼中,双方坚守一生一世的承诺,但社会上总有不少离离合合的场面。随着年华流逝,城市在变,人情也在变,如其执着于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异,倒不如更珍惜现在拥有,重新思考活着的真谛。
後记:‥“囍帖街”即利东街,又称“印刷街”,位于香港岛湾仔区,乃著名的印刷品制作及门市集中地。由于湾仔区具发展潜力,故政府将以利东街为重点项目,并结合重建,保育与活化的元素。当中包括一些以“姻园”为主题的零售店铺,于保育历史建筑内设立“中西婚嫁传统文物馆”,以及部分楼面面积作为社会企业之用。

-------我是文章结束的分割线---------------------

当然,以上不是我写的,但至少如今再听起时能有一番风味。

那段时间,自己的那一段时日是和灯泡同居的日子,整天整夜地呆在房间内不知道日晴月缺,拼命地沉迷在思念她的状态里。

那时,彩虹有回来看过我们一次,他自己比我陷得还深,但我至少表现出来得还是个人,彩虹已然是动物,直立行走的动物。我们一起坐在大树下吃饭,喝酒,话挑明着讲,很怀念这样无话不说的日子。如今的他已然早已经脱境,且早想得开。

那时的我月话费最低是300;而却不知未来是什么样子。

那时,我经常会在深夜出走,提着鞋子踏着泥泞的水泥地,狂奔。灯泡叫我带上钥匙,回来时就轻声地。有时走得很晚,灯泡急了,正要出门冒着找不到我他也不能回家的风险,准备出门寻找迷失的我,还有报警。如今想到是方感感动。

那时,13还会经常来一起睡,能很犀利地指着我的表现与不对。

那时。。。那时的我还重填了《囍帖街》呢~

而现在,我在Twitter上召集一起唱歌接歌,很多朋友来接。老古董就是老古董,little_boy,又是他,接上了谢妈妈的《年度之歌》,我接了一句接不下去了。还有一些朋友唱起着陈百强的,Eagles的,还有甚至是黄秋生黄生的。归中後还是那句:全年度有几多首歌,给天天地播。

现在,现在的我已然有着她,有着她,而我感知幸福了么。

我很幸福,恩。我得到的“够”多了。

《囍帖街》一曲,当年的金曲,如今的谢妈妈,还是很感谢她能在孕育之后保持着这样的声线,而带来如此动听之歌。

而,不应忘乎词人。

最后还是恭喜《Binary》(二进制)大卖~

(电台模糊了,image via)

“鄭美寶”老师的“集體回憶 ── 囍帖街”原文下载[PDF文档]:@BRSBox |   @Box.net

内亦有精彩网友评论收录,需着自取。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