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歌唱的时候,我恨你

Published on 2010 - 07 - 02

你走的第七天.

在公司出来的午后,是我忙活了半天的午后,人很累,想回家来睡睡觉或是怎样.可是,你知道的,我睡不着.

路上,妈妈电话给我.我怕了那晚上和她的争吵. 是真的怕了.他们会无端端地猜疑我.很多很多琐碎的事情.我无力辩驳.在路上,拿着电话的我哭了起来,哽咽声大于马路上过往的车辆汽鸣.

我无助的双手托着手机,无力再和他们说什么,这已经不是什么懂事不懂事,长大不长大的问题了.我说我没有,我真的很乖.我没有去随意地和女孩子交往,甚至自己的生活都已将身边的朋友忽略.越走越远.我每天从那里走着回家,花上一个小时,花上两个小时.我每天有按时吃饭啊,青菜加白菜,我不在乎什么.我没有去接触大麻,真的.我说着我真的很乖的时候,与声俱下.

more

爸爸接过电话,说着一个这么大的人了,还会哭,成何体统.说着说着说到了,我们会给你买房,会给你买车的.你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生活,生活.我说不从来就不曾想过这样.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没什么事的,没有朋友也就不用去说什么,自己担着,听听歌也就过去了.我甚至在他面前唱起了歌. 带着泪水的声音被淹没在嘈杂的街道中.我不要那些,真的是不需要.生活.我说: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我也是这样.无非是这样的事.我不会去在乎别人口中说出来的东西.就像民谣夜那晚,几乎所有的人都说着他喝醉了.可是,姐姐,你真的不曾想到过看到一个真实的Bob Dylan,说着二狗辛苦经营着他的隔壁酒吧.说着他们正在看着你,掏出什么牌子的烟.

是这样的生活,是这样的一个游吟诗人. 是这样的一座[钟鼓楼]!  后来和"跳跳"说起时,他说让别人去说好了.

我想到曾经的自己一直来都这样,路上大骂麻木的人群是送葬队伍,就像[迷墙]里播映地那般.这是现实.

可这么多年了,磨蚀的是自己,逐渐在乎起别人口中的念叨,别人口中的三长两短.兼顾它们,好累.真的好累.

我无力再辩驳,爸爸说,你好好过吧.明天妈妈顺道去宁波看你.我说我不想见.不想确实是因为不想让妈妈看到我现在的生活,房间里堆满了空酒瓶子. 这样的一个午后,我将所有的酒瓶子清空了,将堆了好久的衣服洗了.还想弥补一直来未都不曾恢复的睡眠.

小践,我想到了你.好想坐你身旁,不说话,没力气.就这样坐着.第一个发言的肯定是你.我在乎,我在乎了 你回来后我该怎么出现在你面前. 我将头发剔地好短,可是还是有白头发.没办法.缺睡就这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看.

妈妈说.你还是睡不着,这可如何是好.是如何是好...

可爱的妈妈,我爱她,在我歌唱的时候,我爱她.

(image via)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