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

Published on 2010 - 10 - 29

正值换季的时节,王二没用丝毫的睡意,彻夜未眠.他也试着躺下安睡过,但蚊子在耳边嗡嗡地飞来飞去令他有点烦躁.他想着他自己在思考为什么已经是很冷了时节,还有这些该死的蚊子.王二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这样的一整个长夜并不是很难熬.他总是能找出自己的一些东西来自娱自乐.比如在自己黑暗的房间里独舞.房间有电灯他却很少用,楼下大妈小店内批量性地出售着廉价的蜡烛.于是,他也可以借着烛光去给窗台上的小盆栽,小作物修修边,去除掉仅剩不多的即将枯萎的枝叶.它们,也能产生一点光合作用吧.

more

夜半的窗外传来洽洽的雨声,时而大,时而小.这让王二又有点心烦.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里,他的情绪总是要跟随着雨点击地的节拍而更换.给花儿修边修累了,他靠坐下来驻在床沿边上,随手拿起枕头旁的一本书,胡乱翻了翻.是石康的<一塌糊涂>,他想了想自己,不自禁地笑了一笑.一塌糊涂的不正是自己么.手中的书并没用翻开来,只是捧着,思绪又跑到了别处.

想到了大学时期,大三时候把全部的期末考试全部翘了,室友通宵看书,王二就坐着通宵看电视剧.快到考试时间了,同学们都出发去考场,王二也出发,走在人群中间.他觉得很悲哀,路上的行人像是送葬队伍,想喊出来,那时却没了力气.就自己默默哼着<心经>.王二并没有去考场,而是随着行人走了一段路后自己跑开了.跑到了学校后面的一个村庄,吃起了大饼油条.他总是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他们正掏出什么牌子的烟,很有何勇的范儿.可是在那里他却没找到钟鼓楼,甚至是一个破钟都没用.那时的王二已经觉得自己很幸福了,而自以为着去参加期末考的全都是贾鸿声口中的"傻boyee".

思绪被拉了回来是在王二偶尔听到了<艳阳天>的声音.有人在唱,又好像<那些花儿>的声音,有人在笑.幻听吧.王二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往窗外一看,天已微微亮.还是没有睡意,王二觉得自己这是正常的.而接下来的动作也是自己能想象的.他将盆栽搬出了窗口,口中呢喃着今天应该会是个晴天吧.恩.于是就出门了.王二的白天还得工作,用他对工作的定义来讲就是朝生暮死.天天两点一线,偶尔的"出轨"就是走路回家,这样就可以走好多好多的小路.虽然就经常迷路.

天空微露鱼肚白,王二走下楼的时候脑子开始晃荡,是怎么了.在楼下他看到一条狗莫名地冲向自己,又急刹了车,继而扭过头去径自走开.王二很是不得其解.身边有个娃在哭,旁边是奶奶在安抚着他,说着"妈妈马上就回来了,就回来了".再向前走,王二碰到了孩子的妈妈,表情狰狞着大叫,就好像在学着自己的孩子叫妈妈...前面迎来一辆私家车.小区的路很窄,与车擦身而过的时候自己肘部把后视镜给撞歪了,车主人一点也没理会王二,一直慢吞吞地继续开.王二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还好,不怎么疼,想着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前面是一个交叉路口了,有点堵.早起的老人们和电瓶车挤在了一起.电瓶车的喇叭鸣个不停,这是怎么了,王二在想.

好不容易挤了过来,要跨过栅栏,穿一条横向的马路.王二惊呆了,眼前的车辆完全一个速度,从他站立的角度看过去这条马路上的车也排列着整齐也一致.不远处能红绿灯,它们跟随着红绿灯的跳跃变化而移动着.车轮前进和停顿一致.王二觉得这很神奇,就暂时地忘记了自己要过这马路,直立站着好久,就盯着它们的轮胎看着,看着.绿灯了,眼前的车辆全部开走了,王二才发现要过去.

车站旁边有早饭的小摊位,王二刚想动身买点什么当作填充肚子,猛然发现自己有口臭,还是算了,吃了也白吃,而且味道拌着自己的口臭一定不怎么好,他就不再考虑这一天的早饭了.到了朝生暮死的公司,一个人也没有.王二觉得很孤独,大概同事们还在做梦吧.就像往常一样,坐下开机玩电脑,先打开邮箱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的事儿.再咒骂一遍自己的经理.王二每天都会在心里咒骂自己的老板,还有那给自己发工资的财务.

王二痛恨自己的经理是因为她很浪费纸.公司每天用的流动性纸张会有很多,但是她就是不鼓励员工用二次纸.这让王二感到很气氛.大概是小时候受某篇文章的影响,外国人在中国砍树,用中国发明的造纸术造纸,然后再卖给中国人.王二很不能理解这个.财务是个很小市民的人儿,只要不影响到她的个人利益什么的都好说,但也有时没事的时候来弄弄人. 王二知道自己不能去改变她们,也就只好每天在空余的时候在肚子里骂她们.而且经常拿用过的废纸带回家,想到以后可以自己在废纸的反面画画什么的.

过了好久,王二在邮箱中看邮件也看了好久,回复了两封给朋友,同事们陆续报道上班了.乍看到经理,自己就低下了头.王二觉得这是习惯性动作,并不是对自己上一级的畏惧,因为每天经理开始张嘴说话,王二也能跟着说,对着口型一模一样,只是一个发高音,一个几乎不发出声音.王二感到今天的自己有点不行了,毕竟已经那么久没有进睡,人还是怕会抗不住.他想到自己如果倒在了街上也没人会抚他.所以在经理进来没说几句开场白的时候王二就上前去打断了她,"经理,下午我想请假",心里还在念着,你就别再说了,就那么几句话,我都能背出来."好的".果然有效,经理也不继续说了,走向了自己专用的房间.

早上混混沌沌过来了,终于熬到了中午.王二走出了办公大楼,寒风中还有点阳光,这让他并不感觉到冷.可街上的人们抖擞着,他也不明白,他已经不想明白了.王二走了几步,肚子有点饿了,看到零散摊位有移动式的烧饼,王二买了一个葱花的,也顾不上口臭了,猛地一口,让他萎靡的精神抖擞了好一些.走几步吧,慢慢走回家去,

王二不知不觉走进了医院,他不能解释这个.他想可能是因为他喜欢闻医院里的酒精味道.有个护士跑过来问请问您看什么病.王二觉得很好奇,自己不是来看病的啊,就回问了一句"你有药啊?"护士懵了一下,跑开去了,在不远处和另外的几个护士站在一起,对着王二指指点点.王二不知所以然径自往楼上走.来到一个小房间门前,看到白大褂医生跟前没病人,正拿着报纸在看.王二就进去想和他聊几句.

你的挂号卡呢? 医生问到,王二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直晃脑袋.他看到医生的旁边也有一个窗户,阳关透进来很安详.窗台旁边是一个玻璃器皿,里面放着一只乌龟,王二喊了一声,"王八"...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