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

Published on 2011 - 02 - 10

有个朋友生日,吃饭,喝酒,KTV,最近在看房,买房,然后找个女友,结婚生子,过日子;

有个朋友买了车,接着打算找个男友买房,结婚生子,过日子;

很多朋友已经走出了我的生活,很多朋友在身边,时而在一起我更多的是看着他们嬉笑言语,而很少插足言语,因为我觉得这是一种幸福。

more

半夜醒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体内的酒醒给催化的,无法再入睡,想起了先哲奥古斯丁

twitter上近日爆料温帝的儿子资产达90亿,达官贵族,不负虚名。我无法解释是不是自己仇富,还是嫉妒,还是确实没能力赚足了很多很多钱然后再去布道自己的认知态度。我无法辨别自己。

在思想动荡的时代是允许出现各家思想的,如春秋战国,百家争鸣。而现在,细至我的周遭,没有多少思想者完全屹立在这个世界上,能站着的也是在黑暗的牢房中被压制着无法前去领*奖,能站着的或许也已经饿死了。

近而习得《金刚经》,可谓通俗,开篇第一品: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世尊的存在也是基于吃饱饭足,又有自己的住所,有一个与大比丘们共同商讨的地方。但是,我自脑海中轻易滤过的思想竟然是:食物,是乞讨得之的;住所,是城邦给予的。我能够放低乞讨的概念,因为这与“化缘”没有什么出入。但是我没能接受竟然不出去工作,不去挣钱。

上班,下班,吃喝拉撒,挤公车。身旁路过的人们复刻着每一个人的模式活着,然后死去。无论是70后的长辈,80后的我们,还是90后的竖子们,我们都经历着“成长,毕业,就业,结婚,买房,生子,老死”这样的一个循环周期。很多事情自己都没想清楚,也没能明白就踏着人生的脚步前进着,走到了何时自己不知道是个头。妈妈说,你想那么多干嘛,人家不都这么过着吗?社会又给了一个衡量标准,有房有车;在贵国的条件又稍微苛刻些,你有钱没用,还要有权。这一切的一切归责于谁,谁都没用,因为我们正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我问,我们是否能宽恕奥古斯丁的早期肉欲之困扰而无法放下一切去追随上帝;

可能多年之后,我对货币价值还是没有一个相对正确的观点。。。

写于2010年年末几个月,显然,没写完,但也不继续写了,由此发布。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