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与绝望

Published on 2011 - 03 - 11

匆匆忙忙把年过了,回头看时已然没有以前像对隔岸观音或者是像对烟火那样迷恋。心里有些余悸的是,在整理东西回家的时候想起的彭坦的《不经意间》:“回家的路上,有很多感觉。”。杂乱的思绪间迸出一个名字:卢安克,他依然生活在那个偏远而贫穷的小村庄,依然在做着自己的事情。而现在,已经过年了,他同他的“亲人孩子们”一同过年。

一年没回家,朋友说,父母说,到家后亲戚也说,这样的距离还一点也不恋家。谁也不知道这一年发生了些什么事,每一个人都过着自己的生活,谁也没时间也不愿意去聆听谁的倾诉。真正需要说些什么呢,于是有些人就沉默着,每一个人都活着,努力地活着。朋友们问我怎么就不回家了,我搪塞的解释是这一年也不像往年了。过年绝望之事有三,请恕我一一道来。

平日里,妈妈隔三差五地会找我通话,毕竟一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能算短。我不能容忍的是妈妈在电话那头催促我去考公务员,除了考还能做什么呢,我实在没能力去表现除了相应的考核我还能做什么,于是我所有的理由都显得不靠谱。妈妈狠心扔下一句:人活着不是为了RMB,还是为了什么。仅仅这样一句话,后来妈妈来宁波有事我也没去招呼,甚至都没见一面,后来的现在想想挺无味的,这又算什么呢。而我自嘲着自己那没有未来的思想有算得上什么。

more

快过年了,想起去年是13硬拉着我回的家,而回家过年嘛,也就这么一回事,想明白了,我认为还是开开心心地去吧,是好是坏,自己知道。看上去很美,总是没错的。过年一贯的流程是赌博,吃饭。我赌得很凶,但知道什么是个头,再输也就这样了,所以输了多少并没有不开心,反而一直在傻不拉叽地没停地笑。

和爸妈的交流少了,但也总有时间抽出来对话几句,就算是我在门口正打算出去,穿着半只鞋子突然想到什么了还是会站着半天对话。妈妈说着今年家里也不算差(指收入),零零总总罗嗦后我想起了妈妈嫁给爸爸的时候在现在看来是一穷二白。回忆着妈妈以前给我讲的小时候的生活,妈妈6岁的时候外婆就走了,兄弟姐妹7个人难得吃顿好的,家里的饭桌上有一顿鱼的时候那鱼的另一面一定是被吃干净了的,小时候能穿上“的确凉”那就是名牌,经常会去寻觅一种领子将它架在脖子间以显示自己也是穿领子杉高档次的人,和爸爸结婚那会儿有八九条被子就做了嫁妆。这换做是我去过那样的生活,一定绝望地一塌糊涂,我都不曾经历过这些,听着也就听着了,和妈妈聊天那会儿想起了以前的这些随口就问起了,妈,你怎么就不曾绝望呢?  妈妈说着人嘛总是想着生活会更美好的,不管以前怎样,不还是熬到了现在?我拧头想想也对,随即就感叹到,那还得是共产党的优秀领导啊,让人民过上了好日子,可怎样都说不出口的后面一句是(党的好妈妈给人民生了一个好儿子)

出门去,想着我可以憧憬着美好的生活,但无法像其它诗人那样相信着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这样的话。

彩虹在路口等我,我们花一个下午的时间走不算长的家乡的路,不知觉经济系毕业的我竟然和一个高等学府的高分子材料实验室研究生议论起股票来,起因是FaceBook 500亿的市场估值。我说着虚拟经济太要命了,因为我不能直观上对估值进行套现(说明我还是个很土鳖的老帽);而且每天那个股价在交易所波动的股票价值让人匪夷所思,就单单一个facebook.com哪来值得那么多钱呐? 彩虹娓娓道来:你丫的宏观经济观点太重,估值是根据现有市场的价值将它太高到另外一个高度,它一定比实体市场经济高出很多的,它是对现有经济在将来一个时间段内的预期评估,所以它会很高.比如2046年,你可以估值现在到那个年代的经济能发展到什么程度,那么,它现有价值就可以提上去.

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毕竟这是另一个实体经济甚至是实体市场的存在让人们去希望,去幻想.但是我顿然想起了"罗马俱乐部"的终极悲哀论,只要一想起人类若不开发新能源与地球的资源总有一天会消耗完的时候,这个以Money代替整个人类奋斗目标的秩序怎能维持.它,解释不通现有的实体市场与实体经济,亦或是虚拟的市场与经济.

第三个绝望何方不下回分解?  是过年时站立在一个山头发生的事情,今天下午请个假,就独自喝多了,等时间清醒两人再分析吧.

谢谢你们的关顾,本Blog.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